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诗歌 > 诗歌赏析 >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全文赏析

更新时间: 2016-12-05 阅读: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译文]流着眼泪扣问落花春天的动静,雕残的花瓣无声无息地飘过秋千架。

  [出典]欧阳修《蝶恋花》

  注:

  1、《蝶恋花》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若干,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薄暮,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2、【注释】

  [1]若干:几多。

  [2]堆烟:形容杨柳稠密。

  [3]玉勒:玉制的马衔。雕鞍:精雕的马鞍。游冶处:指歌楼倡寮。

  [4]章台:汉长安街名。《汉书·张敞传》有“走马章台街”语。唐许尧佐《章台柳传》,记妓女柳氏事。后因以章台为歌妓聚居之地。

  [5]乱红:落花。

  3、译文1:

  庭院异常深远到底深有若干?杨柳被罩住雾烟,象重重帘幕无法指数。豪家朱紫的车马挤满游冶之处,楼高却看不见章台去路。

  雨势很猛,风刮很大,正是三月春暮,拟用门关住薄暮,却无法把春天留住。满含泪眼问问春花,春花却不答语,繁芜的落花已经飘飞过秋千去。

  译文2:

  庭院幽深,毕竟深到何等深的水平?杨柳弥漫似烟雾,像是覆盖几层帘幕。骑着华贵的马匹处处游逛,但楼台高耸,再也找不到昔时那条富贵的章台街。

  雨狂风狂,在三月暮春的黄昏,纵然把门掩住薄暮,也无法挽留住春天。我悲痛流着泪水问花朵,但花朵也不答复我,而是像秋千一样,在我面前纷飞落去。

  4、欧阳修平生见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5、这首词以活跃的形象、清浅的说话,蕴藉婉转、深沉精致地示意了闺中思妇伟大的心田感觉,是闺怨词中传诵千古的名作。

  此词首句“深深深”三字,其用叠字之工,致使全词的景写得深,情写得深,由此而生深远之意境。

  词人起首对女主人公的居处作了全心的描画。“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两句,好像是一组影戏动摇镜头,由远而近,慢慢推移,慢慢深入。跟着镜头所指,先是看到一丛丛杨柳从面前移过。“杨柳堆烟”,说的是清晨杨柳笼上层层雾气的情况。着一“堆”字,则杨柳之密,雾气之浓,宛如一幅水墨画。跟着这一丛丛杨柳已往,词人又把镜头摇向庭院,摇向帘幕。这帘幕不是一重,而是过了一重又一重。毕竟几多重,他不作零碎的交接,一言以蔽之曰“无重数”.“无重数”,即无数重。一句“无重数”,令人感想这座庭院的确是无比幽深。至此,作者用一句“玉勒雕鞍游冶处”,宕开一笔,把视线引向她丈夫哪里;然后折过笔来写道:“楼高不见章台路”.原本这词中女子正独处高楼,她的眼光正透过重重帘幕、堆堆柳烟,向丈夫常常游冶的处所凝思眺望。

  词的上片着重写景,但“统统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世词话》),深深庭院中,已宛然见到一颗被扣留的与世距离的心灵。词的下片着重写情,雨横风狂,催送着残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风雨无情,留春不住。于是她感想无奈:“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只好把感情请托到运气同她一样的花上。这两句包括着无穷的伤春之感。

  清人毛先舒评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深而浑成。”(王又华《古今词论》引)他的意思是说说话浑成与情谊层深每每是难以兼具的,但欧词这两句却把它同一路来。这两句情绪条理如下:第一层写女主人公因花而有泪。见花落泪,对月伤情,是古代女子常有的感伤。而今女子正忆念走马章台(汉长安章台街,后裔借以指游冶之处)的丈夫,然则望而不行见,眼中唯有暴风暴雨中横遭糟蹋的花儿,由此遐想到本身的运气,不禁悲痛泪下。第二层是写因泪而问花。泪因愁苦而致,势须要找个发泄的工具。这个工具而今已变幻为花,可能说花已变幻为人。于是女主人公向开花儿痴情地发问。第三层是花儿一旁沉默,无言以对。紧接着词人写第四层:花儿不单不语,反而象存心抛舍她似地纷纷飞过秋千而去。人儿走马章台,花儿飞过秋千,有情之人、无情之物对她都报以冷酷,怎能不让人悲痛!这种借客观风景的回响来陪衬、反衬人物主观感情的写法,正是为了深化感情。词人一层一层深挖感情,并非决心雕琢,而是象竹笋有苞有节一样,天然天生,逐次睁开,天然浑成、浅近易晓的说话中,储藏着深厚真切的感情。

  这首词意境深远。词中写景写情,而景与情又是那样的融合无间,浑然天成,组成了一个完备的意境。词人刻画意境也是有条理的。从情形来说,它是由外景到内景,以艰深的居室陪衬艰深的感情,以晦暗惨痛的色彩渲染孤傲伤感的神色。从时刻来说,上片是写浓雾弥漫的清晨,下片是写风狂雨暴的薄暮,由早及晚,逐次打开人物的心扉。过片三句,近人俞平伯评曰:“’三月暮‘点季候,’风雨‘点天气,’薄暮‘点时候,三层渲染,才逼出’无计‘句来。”(《唐宋词选释》)暮春时节,风雨薄暮;闭门深坐,情尤怛恻。此中意境,似乎是诗,但诗不能写其貌;是画,但画不能传其神;唯有通过这种婉曲的词笔才气恰到甜头地勾画出来。尤其是结句,近人王国维以为这是一种“有我之境”.所谓“有我之境”,即是“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人世词话》)。也就是说,花儿含悲不语,反应了词中女子难言的苦痛;乱红飞过秋千,陪衬了女子终鲜怜悯之侣、怅然若失的模样外形。而情思之绵邈,意境之深远,尤令人向往。

  6、这是深闺尤物的伤春词。作者以含蕴的笔法形貌了幽居深院的少妇伤春及怀人的伟大思路和怨情。不写尤物先写尤物居处。三迭“深”字,则尤物扣留高门,表里距离、内室寂落之况,可以想见。树多雾浓、帘幕精密,愈见其深。“章台路”当指伊人“游冶处”,望而不见正由宅深楼高而来。可知物质情形之华贵,终难补充感情天下之凄清。望所欢而不见,感芳华之难留,尤物眼中之景,难免变得惨淡萧索。感花摇落而有泪,含泪而问花,花乱落而不语。伤花实则自伤,尤物与落花统一运气。是花是人?物我合一,景象领悟,含蕴最为深沉。整首词如泣如诉,凄婉感人,意境浑融,说话清丽,尤其是最后两句,向为词评家所赞誉。

  7、“泪眼问花”,实即含泪自问。花不语,也非回避谜底,“乱花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说话更清晰地明示了她面对的运气吗?在泪光莹莹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样难以停止被投掷遗弃而沉溺的运气。这种完全用情形来体现和陪衬人物思路的笔法,深婉不迫,曲折有致,真切地示意了糊口在幽闭状态下的贵族少归难以明言的心田隐痛。

  8、“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这两句一向为后人激赏。“花不语”正讲少女与落花同命共苦,无语凝噎之状。“乱红”飞过芳华游玩之地而飘去、磨灭,正是“无可若何花落去”也。“乱红”意象既是下景实摹,又是女子悲剧性运气的象征。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着实花、人莫辨,同样是被投掷而沉溺。不外,人或许更傻一点,明知“无计留春住”偏偏还去“门掩薄暮”;明知花不语,为什么还要泪眼问花?

  老是错过花期。走遍万水千山,失去的偏偏是心中的橄榄树…

  9、恰似长远到旷古未闻的声音,大概生平的梦换来一句,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万年的漂荡。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几多次在金风抽丰里,冥想着影象的颜色,披着芊芊月华凌空而来,错错落落的光影里,霓霞在天上,长虹在天上,七彩云在天上,童话也在天上。

  迢迢河汉,终渡不外那贪嗔爱痴。无语凝噎。风中尽成唏嘘句。人世的红莲仍旧盛放,寥竣工泥碾作尘。谁想到坠落尘缘,会纠葛成几世的沙?清愁若苦,梦犹在,那一瞬,我拈碎了手中的花瓣。保存一缕若隐若现又无悔无怨的挂念,就像笑拈莲藕时那百折千回的丝,直到在尘世中逐步变老。零晨带露水的小草中,蜂拥一盏微明的灯。沦为了过客,沦为了行者,只为觅伊人。何谓伊人?错过了季候,错过了花开,错了此时与当时。

  10、且留一株花,花自解语,君见此花,必如梦相似,君若问花,人花同是泪;一阵金风抽丰吹来,树叶与枯花一升降下;“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一笑而过,不再伤感,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落日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