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诗歌 > 诗歌赏析 >

温庭筠《望江南》赏析

更新时间: 2016-12-15 阅读:

  《望江南》

  【原文】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Mò)水悠悠。

  肠断白萍洲。

  【解题】

  温庭筠的词以妇女题材为主,这与他仕途失意,长期生活于歌馆楼台有关。本词是一篇深闺怨词,对思妇心理行为的描写十分动人。

  闺怨是文学的古老话题,是社会生活的综合反映,温词大量此类作品,使“词”这种新的文学体裁一开始就与离愁别苦结下了不解之缘,开后世“婉约派”之先河。

  “望江南”是词牌名,又叫《忆江南》《梦江南》《江南好》等,二十七字,三句入韵,平声。词牌是词调(乐谱)的名称。

  【注评】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梳洗:梳头洗脸、化妆等妇人的生活内容。独:独自,单一。望江楼:楼名,因临江而得名。○盼望之情,寂寞愁肠,隐然可见。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千帆:上千只帆船;帆:船上使用风力的布蓬,又作船的代名词。皆:副词,都。不是:不是(自家夫君归来之船)。斜晖:日落前的日光;晖:阳光。脉脉:默默含情达意的样子,这里是拟人手法。肠断:形容极度悲伤愁苦。白蘋;一种开白花的水草,蕨类植物。洲:水边陆地。○望尽天涯路,不见心上人,伤心情难禁。

  【译文】

  梳洗化妆已罢,独自倚靠在望江楼上(眺望)。过完了上千只船儿都不是(心上人船只),只有日落前的余辉含情凝睇着悠悠江水,(让人日日)愁肠寸断于白蒴洲头。

  【简析】

  这是一首言简意丰的闺怨词,短短27字含蓄不尽地描摹出思妇的千般柔情,倾倒古今无数读者。

  开头“梳洗罢”三字是略含喜庆的序幕,含有一派深情。正如司马迁《报任安书》所说,“士为知己者用,女为悦己者容。”古时交通不便,信息难通,思妇的心上人虽无归期,但又有随时随地、突然回家的可能性,故此妇每日有此梳妆的功课,一丝不苟,理云鬓,施粉黛,成此柔媚风流之体态。俗语说“久别胜新婚”,思妇不仅时刻盼望着丈夫回来,而且要在丈夫来到时一展自己的照人光彩与青春魅力,唤醒其久违了的夫妻情爱,提高久别乍逢时的爱情质量!“独倚望江楼”是上句“梳洗罢”之后心理及行为的继续与深化,独倚望江楼,天际识归舟,其情殷殷,希望满怀;又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一天,多么不同寻常而富有美感。此句“独”字也有特殊含义,思妇打扮得如此俏丽动人又怕人见,是她羞惭心理的写照。故思妇眺望、企盼情人之举动又有怕人识见的羞怯心绪,是思妇特殊身份的表征,有一种凄清的美感效果。

  从“梳洗”到“望尽千帆”是一个漫长难耐的焦躁时光,然而却是迷离着玫瑰色梦幻的希望时期。接下来“皆不是”一语猝然将这梦幻扯破,重新将思妇抛向绝望的境地:看来今天又是白等了!一腔愁思又化成了悠悠江水,脉脉斜晖,这是最令人伤心的时刻,白日的梳洗、眺望不仅未能解愁,反而使愁思加重。

  “斜晖脉脉水悠悠”一句还有一层含义,那就是倍添思妇“如之何勿思”的相思之苦。这无知的斜晖与悠悠江水每天此时相拥相恋,缠绵于暮色之中,不忍遽然分手,描画出一幅夕阳无限好的美丽图画,不正是人间夫妇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某种象征吗。物犹如此,人何以堪,怎能不让思妇肠断呢?”

  “肠断”是出自《世说新语>的故事,这里形容思妇极度的相思之苦。“白蒴洲”也非等闲之笔,因“蘋”为水草,蘋、水相依而生,蘋失水则死。妇人不能与心上人生活在一起,不正像那无水之蒴吗!触景生情,能不伤怀?

  诗贵含蓄,温庭筠此词深谙妇人心理,寥寥数语,写尽思妇不尽情思,堪称千古绝唱。

  肠断

  《世说新语·黜免》:“桓公入蜀,至三峡中,部伍中有得猨子者,其母缘岸哀号,行百余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即绝,破视其腹中,肠皆寸寸断。公闻之,怒,命黜其人。”

  后世遂用“肠断”比喻心中极悲伤。江淹《别赋》:“行子肠断,百感悽恻。”本诗同。

  亦作“断肠”。白居易《长恨歌》“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断肠声。”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