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栗沟

更新时间: 2017-02-28 阅读:

  栗沟是个好地方。只去了一次栗沟,就喜欢上了。我喜欢栗沟,不仅仅在于它的丰富茂密的植被,清新宜人的空气,巨大而奇峻的山崖,以及那午后阳光照耀下温煦而和美的乡村情致。那么,我到底喜欢它的什么呢?是喜欢它那给人以与世隔绝般的寂寞和寂静的感觉么?是喜欢它那种清幽与寂静里所显示的古朴、厚重么?我后来又去过栗沟多次,一再地印证着这种感觉。

  栗沟的山不算高,这里属骊山南麓,资料显示最高处海拔只有1300多米。沿着那条从悬崖边斧凿出的山路,远远望去,栗沟村人家的白墙红瓦,散见于一座山的角落里,或位于山根谷底与翠竹流水为伴,或掩映在山之巅树与天交接的地方。栗沟的植被极为丰富,叫得出名字的就有:中槐、刺槐、桐树、杨树、漆树、楸树、皂荚、松、柏、竹、枫等。还有核桃、板栗、柿子、桃、杏和樱桃。可以想象,它会给你呈现出多么丰富、多么迷人的大自然的色彩!我在栗沟村的村路上行走,溯河而上,走进这座山的深处,走进它的温情的怀抱里。我知道,在村子中间那户人家的门前,那棵巨无霸式的槐树,据说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外来人以为稀奇,尊为神树,却被村里人用来拴牛,靠放着农具和柴禾。我还知道,在村口生长着一株好高好高的树,春天是翠绿,到秋天却变为红色,老远望去,犹如一个巨大的燃烧的火炬,树的名字却没人知道。牛的哞叫声与沟里水流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舒缓的节奏,让我感到极其舒服。终于,我走到沟的老里头了。这里有一片呈阶梯式的田地,几个老乡正在那里忙活着耕种什么。询问得知,他们耕种的是一种蔬菜——叫做“九粒白”的豆角,俗称“肉豆角”的那种。淳朴的老乡还告诉我,再往上走就是人祖庙了。我约略知道,人祖庙,这大概是这座山上比较重要的一处人文遗迹了,供奉的是人类始祖女娲伏羲兄妹。

  而更奇妙的是沿着这座山向西,越过那座黄巢曾经陈兵操练的峻岭不远,便是蓝田县的华胥镇了。传说中的华胥氏曾经在这里生活,华胥氏踩上一只巨大的脚印,受孕于天地,成为伏羲兄妹的母亲,伏羲兄妹成婚,生少典,少典生炎黄二帝,华夏历史的源脉在这里接续上了。我忽然惊讶于我行走在遥远得数不清年代的那些始祖的脚印之上,不知会否汲取几丝始祖们那种开天辟地不畏艰辛的精神呢。我忽然觉察到自己的渺小与虚弱了。我甚或敬佩这世代居住在栗沟山村里的人,仍然是“日出而出、日落而息”,也许,他们才是华胥氏真正的后人呢。

  也许,他们的生活已与这片宁静的土地相融合了?他们的生活还没有被过多地打扰,还能呈现出这样一片世外桃源的风貌?可是,分明又有一条尽管崎岖却也流畅的山路已经通往山外,将这个小小的可爱的山村和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了。我在返城的路上碰见一个徒步去山外求学的女孩子,就捎上了她。她告诉我她在山里的一所重点中学念书,今年参加高考,家里寄托的希望很大,期盼着她能够考上一所本科大学。她说他们村子至今还没出一个大学生呢。我心中不禁一颤,为这个山里的女孩子深深地祝福起来。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