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雄奇的张家界

更新时间: 2017-02-28 阅读:

  一步踏进张家界,你定以为自己掉进了山的深渊。抬头看天,天被山峰挟持;低头看水,水被山石围定。你禁不住要问自己,难道误蹈东海龙宫,空气便是水,珊瑚便是山,你只能祈祷上帝给你浮上水面的勇气,或者把自己也化作海沟中的石峰。

  走近张家界,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汽车百十里百十里地跑,你非但看不到山的影子,而且还隐隐约约地感到周边的地面在起起伏伏。冷不丁车停了,你已身陷山中。迎面是白色的石林,一柱挨着一柱,周身镌刻历史的鳞片,梯状镶嵌岁月的皱褶。峰柱顶上,伞一样覆盖着稀落的古木,苍翠而顽固,或傲视群山,或斜衣敞怀,或破蓑长髯,或翘趾露肘。想必是远古时代,天塌地陷,弱者已倒身在世纪的脚下,留下的便是这些撼不动、摧不折的强汉了。

  由张家界的高山你必然想到了它的深谷,由它的深谷又会联想到它的溪流。事实上,走在张家界狭深的山谷中,深吸着清凉还有些腐植味的空气,你听不到其它山谷间那样的淙淙水声。张家界深谷间的水,称之为溪实在牵强,它们是像蟒蛇一样潜踪涌动的,那简直就是涌动着活水的——潭。也只有这样的水,才能滋养像张家界这样直插云霄的山峰,才能哺育张家界山谷里那些在人间已极为珍稀的植被和树种。

  乘着垂直的山地电梯,你就和山峰梦幻般的接触了,那种风驰电掣般相向而行的感觉,根本不像在上山,倒是一种完全的栽下深渊的感觉。当你神魂俱散的时候,是张家界的峰巅接纳了你。站在某一座峰顶上举目遥望,就仿佛置身于山的林海之中。阳性的石峰插满云海,恰似年轻的竹笋怒放着勃勃向上的气息。看起来石峰间的距离是那样近,但若没有一步千尺的神功,谁敢与它们比肩接踵?可以想象的是大雾茫茫的时候,巅与巅之间会扯起白色的摇篮,神仙们哼着小曲,躺在汹涌翻腾的云雾里,消受着他们的逍遥时光。还可以想象的是雨过天晴蓝天衬底的时刻,仙女们纤细的臂弯里挽着七色的花篮,飘在白云间,漫步在虹桥上,弄不清她们是去孝敬王母,还是要降落到人间。可惜当地传说不是这样。传说这眼下桅杆一样的石林演绎的是远古的一场战争,成千柱石峰便是那些凝固了的勇士。似乎受了这传说的诱导,我们真的感觉到山谷里马嘶人沸,刀戟铿锵,征战的硝烟弥漫而上。

  张家界,最离谱的是那些景观的名字。十里画廊,何止十里,那是数十里峰峦排成了战阵,老英雄们视死如归的壮举,怎不让男儿垂泪?天女散花,何来一个散字,分明是感动于男儿的壮怀激烈,天女们献上了胜利的花环。再想那太子山的年轻后生,长鞭溪间悠长的小路,难以想象当年曾经发生和演义过几多苍凉悲壮的故事,在后人的心间激荡起多少剜心裂肺的波澜……

  张家界是土壤稀罕的地方。峰顶的古木,依仗着历史的尘埃生长,即使崖缝里夹杂着一把土,苍松翠柏也要在那儿扎根,仿佛死守着一种承诺,重负着远古的期待。山谷里的土,同样是历史的遗迹,肥沃而不起亮色,渗和了世纪的雨露,培植起生命力极强的草木。那些挺身而出的枝桠,相互扶持,多像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正向世界、向人类宣示一种精神,一种神秘,一种神圣,抑或是一种境界。你看那峰,赤裸裸,雄赳赳,宽阔的胸襟装得下整个宇宙,粗犷的面庞任凭风霜打磨,有力的腱肌洋溢着生命的活力,粗壮的血脉能贯通天上人寰。那肩膀可靠而结实,何惧扛起天下的责任……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