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羊肉泡 一份浓浓的乡情

更新时间: 2017-02-28 阅读:

  凡是地道的西安人,几乎没有不爱羊肉泡的。我是老西安,自小跟着爷爷吃羊肉泡,算来已有近70年了。50岁那年到广州工作,虽说广州美食享誉华夏,仍念念不忘家乡的羊肉泡。

  羊肉泡是俗称,实际大多是羊(牛)肉煮馍。外地人搞不懂,以为就是“泡”的,把馍掰几块泡在碗里,当地人一看就知道是外行。我的老家在西安市二府园,是靠近西安回民坊的一个小巷子,羊肉泡馆子大多开在回民居住区,我小时吃羊肉泡的人没有现在多,吃的也比较细。食客落座后,先掰馍,馍要掰的很细小才容易入味。之后,堂倌会先问吃哪个部位,要肥要瘦?然后去后面切好装小盘拿来请你过目。等你同意了,再问你怎么煮?是“单走”、“口汤”还是“水围城”?煮好随饭端上来的,还有一碗高汤、四个小菜:糖蒜、辣酱、芫荽、香油。现在吃的人多了,泡馍馆遍地都是,所谓“萝卜快了不洗泥”,已经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小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很久爷爷才带我吃一次。吃时舍不得先吃肉,把肉先拨到碗边,留到最后再吃。

  吃羊肉泡,是一份乡情。离开老家二十多年了,广州也开了几个陕菜馆,正宗的羊肉泡馍几乎还没有。每次回到西安,第一顿必定吃羊肉泡。据说西安籍着名影视演员张嘉译回到西安,第一顿也是羊肉泡。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到北京出差,有朋友告诉我,北京新街口有一家西安饭庄,主打羊肉泡,北京的西安饭庄,羊肉泡还算正宗,同桌有一位老者,一口京腔,滔滔不绝地告诉我,这个羊肉泡应当怎么吃怎么吃,我心里好笑,装作不懂只有点头的份。心想,这位北京老哥说不定在西安住过,要不祖上就是西安人。

  羊肉泡已经成为西安的一张名片,正如宁波的汤圆、武汉的热干面、重庆的麻辣烫。外地人到西安,许多地方可以不去,但羊肉泡不可不尝。记得国家困难时期,我正在读大学,想起羊肉泡就流口水,但吃一碗羊肉泡谈何容易,两毛五一碗,却要凭票。很久一个班就发一张票,怎么办?抓阄。现在,来了外地朋友,老同学聚会,天南海北到西安,吃什么?羊肉泡!就像广州的早茶,既有面子,又便宜不贵,还能谈天说地没完没了拉家常。有时哪个影视剧场景里出现羊肉泡馍的幡子,一看就知道这是演西安的戏,招牌!有次我去山西省新绛县办事,大街上有饭馆的大字招牌,上书“羊肉泡,西安名厨主理”!

  羊肉泡出于何时?有人说出于公元前11世纪的西周,也有人说大宋皇帝赵匡胤早先落难西安时,一位卖羊肉汤的掌柜见他可怜,给了一勺羊肉汤泡他的干馍,觉得美味无比。赵匡胤登基后,就有了羊肉泡,而且成了国宴上品。我看这些传说都不靠谱。羊肉泡就是西安的回民同胞在长期的饮食劳作中逐渐摸索出来的。

  现在,人们生活好了,谁都吃得起,三五天不吃羊肉泡心里会不舒坦,到了泡馍馆,端起大海碗一顿风卷残云,吃相就不必苛求了。如今,卖羊肉泡的饭馆多了,花样也有翻新,除普通的馆子,高档的也不少,什么老孙家、老米家、同盛祥,天天宾客盈门。过去贩夫走卒的早餐饮食登上了大雅之堂,连一些外宾也会光顾。据媒体报道,西安的另一个小吃酿面皮在美国纽约已开了连锁店,我想,西安的羊肉泡有一天也会走向世界。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