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美文 > 空间美文 >

雪落倾城

更新时间: 2017-03-06 阅读:

  又到一年开学季,阳光在路边的雪地上闪闪发光,身前身后都是欢天喜地的孩子,走在这样的人群中,像穿行在花的海洋,人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

  这么快,牛牛就是四年级的大孩子了,他已经不用再由我牵着手,就像一匹放牧的小马驹,围在我的身前身后跳跃。

  我一直都在外面工作,自儿媳妇坐月子了,我才回的家。孙子十二个月之后,儿媳妇出去工作了,我回家来带孩子。

  天天跟着孩子,说忙也真忙,说闲也真闲,抱着孩子,可以去邻居家串串门什么的,这么多年来,我基本都在外面工作,邻居家走动也是有数的,不像这会儿,抱着孩子天天出去玩,像长到人家了似的。

  李大爷家就老两口,平时少有人来,李婶人又热情开朗,我平时去的最多的就是她们家了。

  李大爷是抗美援朝的老战士,个子不高,说话南方口音。李婶不是李大爷的发妻,她们后组的家庭。李婶为人善良又热情,对李大爷十分关心照顾,吃排骨的时候,挑好的顺排给李大爷啃,她自己啃不好啃的边角骨头。李大爷脑血栓有病的头几年,手不好使,大便完事之后,自己不能处理,也都是李婶给处理的。

  过了周岁之后,牛牛会走了,能淘气了,小孩子家就那样,手脚不识闲,见什么动什么,有一天,我们在屋里说话,孩子在外面把炉钩子扔水桶里去了,让我非常尴尬。这样的事故出多了,我也就不太好意思再总是抱着孩子去李大爷家,时间长了,李婶就隔着杖子喊我,玲——啊!在家猫着干什么啊,过来坐会。

  有的时候她买了西瓜什么的,自己切一半也把剩下的一半隔着杖子送给我,拿回去吃吧,俺俩吃不什么了,剩下坏了白瞎东西了。吃了不糟贱,不可惜,扔了可惜。

  我和李婶说,别总过去了,牛牛在人家淘气不老实,看李大爷身体不好,别心里烦。李婶说,没事,不怕地,来吧。就剩下两大人了,一天到晚连个声气儿也没有,你看我跟你大爷俩个,一天到晚的,还有什么意思了?家有小孩子闹着还能有个活跃气儿。

  李婶年青时长得一定非常漂亮,如今六十多岁的人了,依然眉目动人。后来,我见到了李婶的儿子,更印证了我的看法。李婶的儿子身高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身材匀称,肩宽体阔,聪明伶俐能说会道的。李婶的儿媳妇也跟着她儿子一起来的,那媳妇可真是胖,我从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么胖的人,脸上,手肘上凡是露在外面的肉,都透着白嫩晶莹的光彩。说话的时候,她就歪在李婶家外地的床上斜躺着,手里拿着一块彩色糖纸包的糖果逗牛牛,李婶的儿子瞪她一眼,你看你,来人了也不知道好好起来坐着。她媳妇朝我笑了一笑,姐也不是外人,还能笑话我咋的?

  这是我第一次见李婶家儿子和媳妇的情形,他们走后,李婶和我说,唉,都说婆媳关系不好处,我这个真是太不好处了,你怎么做也是不对,自己懒得是事儿不做,还处处挑我的不是,做菜不是说咸就是说淡。我弄的东西就没有一样是可她心的,她的东西,你给她弄说你弄得不对,不给她弄,又说你是事儿不管,总而言之就是嫌乎你,在一起过日子,天天憋闷得心都快要炸了,要不,我能再走这一步吗!这是看我能过得上了她来了,要么,看都不爱看你一眼啊!李婶眼圈一红,说不下去了,我不敢再跟李婶往下说,就怕听到人家隐私的东西,自己又没有能耐给人家开解,知道了到更是好没意思,还是不知道的好。

  牛牛呆够了,要上外面走去,那个时候,牛牛话还说不全,他表达不清自己的意思,就拽着我的手使劲往外挣,我抱起孩子,和李婶告别,李婶叹了一口气,对我说,玲啊,白费啊!俺家孙子也是我看大的,这会,孩子长大了,能耐也大了,跟你也不近面了,话也不爱跟你说了,可不是小时候你天天怀里抱着,被里搂着的时候了……白看啊!

  我眨眨眼睛,看着李婶,有些发呆。孩子扬着手,在我怀里一个劲往外挣,我紧紧抱着孩子小小的身体,嫩嫩的骨头肉在我怀里转来转去,抱着孩子,感觉就像抱着自己的心肝肉一样珍宝。

  我的心思全在孩子身上,来不及好好体味李婶话的真义。

  李婶说,唉,要是俺家儿媳妇也像你这样通情达意的,多好啊!

  李婶这话让我很羞愧,说真话,我可真不敢承认自己是好人,但是,我确实不能无恶不作。

  来李大爷家的,除了李婶的儿子和媳妇之外,还有李大爷的闺女。

  我们邻居这么久了,李大爷家的闺女我是熟悉的,她在地区医院做行政工作,长得人高马大的,从外貌上看不出好是李大爷的亲闺女,估计长得是像她亲妈。那个老太太我没见过,从我见到李大爷那天起,李大爷就是跟这个李婶过日子的。

  李大爷家的闺女没有笑容,每次来的时候就像女王驾到一样,皱着眉,一双眼睛转来转去地看遍家里的角角落落。她每次来都要提前打电话给李婶,李婶就紧忙去买菜回来,李大爷的闺女爱吃糖醋鱼,李婶做好了糖醋鱼每次都要放在李大爷闺女近前。

  平时她不来的时候,老两口有说有笑的,闺女一来,家里立刻鸦雀无声的,还没进院子,就能感受到空气里的压抑气氛。连孩子也会看脸色,每次李大爷闺女来,牛牛刚走到院子就挣着要往回走,不进屋。

  有时上街办事,李婶还把做现成的糖醋鱼给她用饭盒装着送去,李大爷的闺女头也不抬一下,用嘴往桌子边上一撇,放着吧。

  我陪着李婶去过一回,走出她办分室的门时我感觉浑身直哆嗦,我看着漂亮的李婶,心里想着,这要是我妈,我坚决不能让她去给这样的闺女送鱼!

  李婶叹一口气,毕竟看她们脸色的时候少会,还是我和你李大爷两人在一块的时候多,你大爷对我不错,工资本让我拿着,还背地里让我给自己存点养老的钱。老头跟我说,这年头就是有儿女自己手里没有几个钱也是不好使啊,我有工资我不怕,她们就是看钱的面子也会照顾我的,你没有工资,你就自己尽量多存点吧。

  过年的时候,李婶去街里,特意给李大爷的闺女买了一个金戒指,李婶笑呵呵对闺女说,过年了,你爸也长工资了,我给你买一个戒指,也不知样子你喜欢不喜欢。

  李大爷的闺女接过戒指带在手上,对着阳光比了比,嗓子里嗯了一声。

  我问李婶,你给她买戒指干什么啊?她又不是没钱。

  李婶悄悄跟我说,玲啊,你哪里知道啊,这不是看他爸工资高吗,眼红呢,天天拿小话敲打我,我就是岁数大了,也没傻透,能听不出来吗?买就买吧,她要不来闹腾,叫我和你大爷好好过着,这点钱哪都准出来了。

  那都是十来年前的事儿了,那个时候,牛牛还在怀里抱着呢,李婶就说李大爷工资四千多。这会,李大爷的工资更高了,达到七八千了。

  可是,李大爷工资高了,李婶确离开李大爷走了,李婶走那天,天下着毛毛细雨,李婶把平时攒下来的一些针头线脑什么的都送给我来了,我问李婶,干嘛啊非得走了?李婶说,哪是我非得要走了啊,是实在过不下去了,要是还四千多的工资将就着也就过着了,你大爷工资现在七千多了,她闺女天天来盯着他爸的工资本,他爸总住院,家里家外的,不方便,我们想着把房子卖了再添点钱买个小楼房住着,你知道她闺女说什么,你还买楼?你今天脱了鞋,明天起来脚能不能再伸进鞋里去都两说着,你还买楼?买楼干什么?……玲啊……都是钱惹的祸啊!

  霏霏细雨中,看着李婶越去越远的身影,我的心里好难受好难受的。

  这一转眼时间过去将近十年了,听说李大爷还活着呢,估计快到九十岁了吧?李婶走后,李大爷的闺女把李大爷接家去了,她终于如愿以偿接管了她爸爸的工资本,雇了保姆在家伺候着他爸,她自己照样上班,把家扔给阿姨。

  李婶也不知怎么样了,回到儿子家之后,李婶那个胖儿媳这回应该善待她了吧?因为算着年龄,李婶的孙子也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了,她自己要是不做出个好样儿来,她就不怕自己的媳妇也跟着她的样子学吗?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心里一下畅快了,就比如深仇大恨,终于有人帮着报仇结算了一样。

  牛牛回头看到了我笑,就问我,奶啊,你怎么自己跟自己笑起来了?你笑什么啊?

  我把故意把脸一沉,你管着吗?还不上学去!

  牛牛笑嘻嘻上我身上拍了一下,哎呀,你还长能耐了哈,你还敢骂孙子了呢哈。

  看着牛牛跑远了的身影,我这回是真正从心底笑出来了,小兔崽子!我心里说。

  我怎么也想像不出来,自己这样宝贝着长大的孩子会在有一天和自己离心离德,对自己冷若冰霜。

  这什么天啊,刚才还阳光遍地的,这会飘飘摇摇下起雪来了,看着孩子进了学校大门,我赶紧往家走,雪越下越大,一会儿,路上的脚印都被雪盖平了……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