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美文 > 空间美文 >

卖鞋垫的她

更新时间: 2017-03-09 阅读:

  1.她碰到了他

  在没碰到他之前,她觉得这辈子她都不会对任何男人产生感情,而在碰上他之后,她知道这辈子她不会再对任何其他男人产生感情了。

  她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人人都说她长得很漂亮,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模样,因为她是一个盲女。虽然她有严重的残疾,可是她每天都要出去卖鞋垫,因为家里只有一个老娘,而且瘫痪在床。如果她不出去卖鞋垫,娘和她便会饿死。每天,娘在家做鞋垫,她则摸索着走到街头,站在那卖鞋垫。穷苦人家的女人很漂亮但又抛头露面是很危险的,盲女则更危险。

  那天,天很晴朗,她面带笑容站在街头叫卖鞋垫。可是那让人觉得幸福的阳光味道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整整一个上午,她都没卖出一副鞋垫。就在她肚子咕咕地开始叫时,一个人走到她的跟前,向她询问鞋垫的价格。她满面笑容向对方介绍,谁知对方一把扯过几副鞋垫,撒腿就跑。她一下子就呆住了,她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人抢她的鞋垫。她不知所措地听着那可恨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泪水顺着脸颊淌下。

  突然,只听"扑通"一声,似乎有人摔倒在地。紧接着,传来一阵打斗声。很快,一个洪亮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对一个眼睛不方便的小姑娘下手,你还是人吗?马上回去道歉!"

  话落未久,两个人的脚步声来到她的跟前。只听"扑通"一声,脚前跪下了一个人,紧接着,"砰砰砰"的磕头声在面前响起,那个向她曾经询问鞋垫价格的声音再次响起:"姑娘,我良心让狗吃了,鞋垫还你,你饶了我吧!"

  "滚!"那个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即一阵脚步声远去。

  "恩人,别走!"她急忙说道。

  "我没走!"洪亮的声音笑了,"我家需要鞋垫,我还没买呢,怎么能走呢?"

  她捧起一大把鞋垫:"恩人要用,尽管拿去!"

  洪亮的声音大笑起来:"我算不得什么恩人。我本来就是要买鞋垫的,怎么能白拿呀!再说要是我白拿了,岂不和刚才那人一样了吗?"

  她笑了,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帮他挑选鞋垫。

  挑完鞋垫,付完钱,他怔了一下,说道:"实不相瞒,我家人口多,许多长辈都需要特合脚而且软一些的鞋垫,可他们脚的尺寸又比较怪,你能和我去量一下吗?算了吧,我到别处......"

  "恩人留步!"她顿了顿,"我随恩人去量尺寸,可是......量完之后恩人要送我回来!"

  "那是自然!"洪亮的声音爽朗地笑了起来,在头前引路,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这里。

  路过熟食摊儿,洪亮的声音买了些熟食,用油纸包好,用手提着。那扑鼻的香气阵阵袭来,肚子里的响声更大了,她只能悄悄吞下口水。也不知走了多久,清凉的风拂来,她感觉出已经傍晚,不由停住脚步问道:"恩人,天色不早了,还有多远?"

  "前面就是!"洪亮的声音歉意地一笑,"我家住得较偏一些,我事先忘了告诉姑娘,罪过罪过!"

  对方这么一说,她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歉意地一笑,跟着他走进了一处院落。刚进院子,那股沁人心肺的肉香便扑到面前,洪亮的声音有些变调地说:"早饿了吧,把它吃了吧!"

  她摇摇头:"天色不早了,早点儿量过尺寸,我还要回家给恩人做鞋垫!"

  "还做什么鞋垫呀,你陪着我,保你以后天天有肉吃,我的小美人!"洪亮的声音突然变得扭曲。

  她一愣:"你要干什么?我喊人了!"

  "喊吧!这是荒郊野外的破庙,看你是能把神喊出来还是能把鬼喊出来!"洪亮的声音一阵淫笑,扑了过来。

  她拼命地厮打着。可她一个柔弱的盲女,怎么能是对方的对手,很快,她被扑倒在地,对方的手开始撕扯她的腰带。

  "畜牲,住手!"随着一声厉吼,只听一声闷响,她只觉得身上一轻,很显然那坏人被人踹飞出去,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过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有声音:"小妹妹,没事吧?"

  她听得出来,救自己的,是个女人。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谢谢你救我!"

  "没事儿,坏人已经让我打跑了,走,我送你回家!"女人怔了一下,停住脚步,没有过来扶她。她站起来,说出自己家的位置,跟着女人,走出破庙,疾步回家。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很快,到了她家门口,女人笑一笑:"小妹妹,到家了,这点儿钱你拿着。"

  她急忙推阻:"你救了我,我还没报答,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钱!"

  "鞋垫全没了,你怎么跟你娘说呀?你想让她为你担心呀?"女人见她不再言语,便一笑,"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姐姐走了!"

  "你是好人!"她顿了顿,"可是我知道,你不是女人,你是个男人。"

  他一下子愣住了:"我怕你怀疑我,所以......你怎么知道我是男的呀?"

  "因为我耳朵好,"她一笑,"谢谢你,好人大哥!"

  "是丫头吧?怎么才回来呀?跟谁说话呢?"屋里,娘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千万不能让你娘知道!"他小声儿叮嘱着,然后大声儿说道,"我是买鞋垫的,还差一副,所以我就跟着她到你家来取了,大娘,家里还有鞋垫吗?"

  "有!丫头快让客人进屋吧!"

  "不了,把鞋垫给我就成了!"他答道。

  她摸进屋,拿出一副鞋垫交给他。他又小声叮嘱她一句,然后,告辞而去。

  2.她爱上了他

  她每天都在想他。可她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她更不知道他有没有妻室。她心里有的,只有他那很像女人的说话声音,还有那股男人的气息。可是她知道,只要他来了,哪怕是远远地对她一望,她都会在第一时间感觉出来。

  他真的来了。那是一个午后。他来到她的小摊儿前,静静伫立,没有说话。

  可是她却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灿烂的阳光。她上前一步:"好人大哥,是你吧?怎么不说话?"

  他走到她跟前,嘴巴动了几动,还是没有说话。

  她感觉到他欲言又止,说道:"好人大哥,有什么事儿你就尽管说吧!"

  他咬了咬嘴唇:"你......有......有钱吗?"

  上午鞋垫卖得特好,她怀里真的有钱。那是她自打卖鞋垫以来挣得最多的一次,她甚至想着可以给娘买点儿好吃的。面对他的询问,她没有犹豫,把手伸到怀里,捧出那还带着体温的铜钱:"上午就卖了这么多,你再等等,还能卖几副鞋垫!"

  他一愣:"你......不怕我是......骗子?"

  她摇摇头:"你不是骗子,你是好人......大哥!"

  他把钱捧到手里:"谢谢你,过几天就还你。"

  她笑一笑:"不用还了!"

  此时,他已走出老远。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扭过身:"小妹妹,我叫成仁!"

  成仁!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成仁,她太兴奋,以致于天上落下了豆大的雨点,她都没有感觉到。直到大雨瓢泼,她才返过神儿,自己点了一下自己的脸,腮边掠过一丝飞红,向家里走去。

  卖出去许多鞋垫,却没拿回一枚铜钱,娘问她是怎么回事儿。她咬咬嘴唇:"鞋垫丢了。"

  娘摇摇头:"不是鞋垫丢了,是你的心丢了。"

  "娘,你知道了?"她一愣。

  娘叹口气:"娘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娘的心全在你身上,你的事儿娘能不知道吗?那天晚上你回来,娘就知道你出了事儿了。丫头,你把钱送给那个男的,应该,知恩图报!但是从现在起,咱已不欠他的情了,丫头,不要再想了!"

  "不!"她摇摇头,"如果还有下次,我还会......"

  "丫头,你咋那么傻?!"

  她扬起脸,泪水盈满眼眶:"我知道我看不到东西,我配不上他。可是我心里有他,永远也忘不了他,我不图他娶我,可只要我知道他有事儿,我就会去帮他。"

  娘的眼泪一下子淌了下来:"丫头,娘不是说你和他不配,而是你根本不了解他。你知道吗?他是乱党!"

  她浑身一颤:"娘,你说什么?"

  "他是乱党,娘全都告诉你!"娘擦擦眼泪,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自从女儿那晚被成仁送回来后,娘就发现了女儿的变化,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她托要好的老姐妹去打听他的情况。这一打听可真的让娘吓得半死。成仁是个学生,还留过洋,可就是留洋留坏了脑子。回来后他竟说什么天赋人权,还说要推翻封建帝制,要把满清皇上赶出紫禁城,反正都是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他父母吓坏了,赶紧硬按着他拜了天地,想让媳妇和家来管束他。可谁知入洞房当晚,他竟然写下休书,连夜逃走。随后,他又四处串连,现在他们家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官府也在缉拿他。实话实说,这个成仁,虽然不会杀人放火,可他的的确确比杀人放火的强盗还要让人害怕。

  娘泪流满面:"丫头,忘了他,他是魔呀!"

  她的眼泪"扑簌簌"向下落着:"娘,从小起,我的世界就是黑暗的,是成仁给了我光明,我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我也不管他最后是不是被砍头,我不会忘了他,因为他才是我的世界!"

  娘痛苦地摇着头,猛地举起了巴掌,却缓缓放下,一把把女儿搂在怀里,母女俩痛哭失声。

  3.她又见到了他

  母女俩虽然痛哭,可她的心里却充满了阳光。因为有他。她每天都是那么快乐,她期待着和他的再次相逢。因为她知道,为了她曾经给他的带着体温的铜钱,他无论如何也会回来再见她的。可是,她没有见到他,却听到了他的消息。

  他被捕了。

  她是摆小摊儿时听到的。当时,整个街上都乱成了一团。她听到了马蹄声,听到了喊叫声,也听到了洋枪声。很快,大家都说,那个乱党成仁被捕了。她的心狂跳成了一团,紧接着,大队的兵勇走了过来。她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他就从她的不远处走过。他的步伐很稳,他在不停地大吼:"打倒满清,推翻帝制,重振中华!"她想扑过去,可是,满街都是人墙,她真的过不去。她只能那样,呆呆地听着他被野蛮的兵勇押走。

  他被带走了,她的心也要被摘走了。她回到家,求母亲想办法救救他,哪怕是打探到他的一点儿消息也可以。母亲捧着她的脸,泪水砸到她的眼泪上,一字一句地说:"丫头,娘要是能救得了他,娘还会眼睁睁看你流泪吗?!"

  娘救不了他,她要自己救他。她知道想见他就要打通衙门里的人,还要打通牢房里的人。她苦思冥想了半天,最后想起了一个认识的人一地保。她要求地保帮她。

  第二天,她按时出去卖鞋垫,却没有摆摊儿,而是去了地保家。直接和地保说出她的来意,她只想见他一面。

  地保一愣:"这可是大案,你凭什么叫我帮你?"

  "我没钱谢你。"她说着脱下了衣服。

  地保一闭眼睛:"穿上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眼里噙着泪:"因为他是俺男人!"

  地保呆愣了半天,点点头:"晚上我给你信儿。"

  地保没有食言,晚上他真的来了,可是同来的还有一队举着洋枪的兵勇。把她抓走了。娘当时就吓傻了,哭喊着说各位老爷抓错了人。她边往外走边说:"娘,你别哭了,我可以看到他了!"

  她真的又见到了他。是在死牢里。他满身血污,腿已经折断,卧在草堆里,只有那双眼睛,依然能刺破黑暗。

  一见她进来,他愣住了,双臂撑地,努力坐起来。她能感受到他受的伤,急忙摸扶住他:"别动!"

  "我这是死罪,你怎么那么傻?"他问道。

  "他们也以为我很傻,告诉我只要骗你说出实话,交待出你们的同党还有你们密谋的事儿,我就可以领你出去,咱们好好的过日子。"她正正地看着他,又压低声音,"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我都不会做。"

  "你......你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她看着他,"我知道我是瞎子,我知道我没见过世面,我知道你不会接受我,可是我真的爱你。原来我想把你记在心里,一辈子不嫁人,因为我知道咱们不可能成亲。现在我有机会了,听他们说,明天......你不会再娶别人了,我可以做你的媳妇吗?"

  "不!"

  "是我自愿的。其实我很明白,我走出这个牢房,就会和你一样,走上断头台。我不怕死,甚至我愿意去死,因为能和你在一块儿。"

  "你个傻丫头呀!"他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许久许久,她笑着说:"到那边就好了,听说那边是黑的,那其他女人就和你一样了,我可以堂堂正正地爱你了。明天就要上路了,为妻只能给你做双鞋垫!"

  "不用了,你看我这腿,还用得着鞋垫吗?"

  "要用!卖了这么些年的鞋垫,自己的亲人才用上第一双!"她取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做起了鞋垫。

  残月如钩。小虫子们停止了鸣叫,仿佛也怕打扰了他们亲密地叙谈和那温柔地缝制鞋垫声。

  4.她终于陪了他

  天快亮的时候,她就被带了出来。官老爷问她任务完成了没有,她说见到他就已经完成了任务。官老爷摆摆手,几个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冲过来,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绑起来,推到了外面。

  她被推进一个队伍,随着人流潮水般地向前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队伍停了下来。她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紧接着,耳朵里灌满了叽叽喳喳的声音:"革命党还有女人呀?""是呀,这娘们儿长得不赖呀!""她为啥要干这背叛祖宗的事儿呀?""疯子,他们都是疯子!"

  突然,她感受到了他的气息,由远而近,来到她的身边。她扭脸激动地问道:"成郎,是你吗?"

  "是我!我连累你了!"

  "没有。能和你一块儿上路,是我的福气,我终于可以永远陪你了!"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刽子手狂吼一声,抡起了鬼头刀。

  娘是很晚才得知女儿被砍头的,她求老姐妹背着,来到刑场上,抖着手,用做鞋垫的针线为女儿和成仁连好尸首,然后在老姐妹的帮助下,把他们葬在了一块儿。从始至终,娘都没说一句话,没掉一滴泪。

  七天后的一个晚上,两个人敲开了娘的房门。他们告诉娘,他们是成仁的同志,那天成仁向盲女借钱,就是因为他们其中一人受了伤,急需钱治疗,他们也是从成仁那知道盲女家的住址的。本来他们说好安排好起义的事情就还盲女的钱,没想到成仁因为叛徒的告密被捕就义。因为只有成仁知道起义各主要成员的名单,他们想问问娘是否知道。

  听完后,娘从最隐蔽处取出一双鞋垫:"这是我那丫头在临刑前给成仁做的。成仁要和你们说的话全在这上面。"

  两个人接过鞋垫看了半天:"大娘,这就是一双普通的鞋垫呀,什么都没有!"

  "丫头从小就看不到东西,我就研究了一种用针刺的“字”,只有我们娘俩能看懂。"娘接回鞋垫用手轻轻捋摸上面的针脚,手指过后,她浑身颤抖,仿佛女儿又在跟她说话,"亲爱的同志们,我是成仁,我通过这种方式把起义主要成员的名单留给你们,你们一定要继续革命,推翻满清统治和封建帝制。他们是......"

  记下了详细的名单,两个人紧紧握住娘的手:"大娘,您养了个好女儿,是她成全了革命,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历史会永远记住你们!"说完,向着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几个月后,娘被人搀扶着来到女儿和成仁的墓前。墓两旁,不知被谁栽上了松树。娘用手摸着坟前摆的鲜花:"丫头,成仁的同志们照顾娘了,你不用挂念了,你好好陪着他吧,你传出来的情报娘已经送给他的同志了,他的同志说马上就要推翻清廷了。他们说你也是革命党,要给你请功记功。娘没同意,娘知道你不为记什么功,你只为了成仁,因为你是真的爱他!"娘说着,泪水汹涌而出。

  身后,武昌起义的第一声枪声在远处炸响......

  閱讀更多都市言情小說訪問美文閲讀網短篇小說欄目查閱,只為最純真的閱讀,一切成功源于積累,閱讀成為更好的自己,文字是有溫度的承諾,愿溫暖你疲憊迷茫的時光。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