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哲理 > 感悟文章 >

2017每一次走散

更新时间: 2017-03-10 阅读:

  我曾经写过很多篇以《每一次走散》为题的文章,那是从2010年我偶然间读到这篇佳作时,当时就被原作者的一生深深地打动了。也是那个时候,我开始走入痛苦的开端,却也写了一篇关于自己的《每一次走散》,草率地了结了自己的“这一生”。

  然而那时候我才16岁,并不知道太多事情,即使知道了也不能理解,毕竟自己不曾经历过,不该用批判的出发点去作总结。那时候我家里发生太多的事情,也是我最叛逆的时期。但我还是用只想着泄愤的文字发表了那篇文章,虽很极端,但毕竟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因此,我得到的是一面同情,一面安慰,一面劝阻。

  后来我踏入社会,也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我开始学会了换位思考,会比以前想得更全面些。之后,基本上每一年,我都会写一篇《每一次走散》,经历都是一样的,只是每次的感动有所不同。我忘了最后一篇是在什么时候了,只知道我有很久不懂表达了,从什么事情都藏在心底,再后来,我有很多次想打开电脑写些什么,然而头脑中一片空白。

  当时还是有感慨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试着体会一下,一个一直活得很孤独的人,却很想得到社会关注的人,明明心里有很多想说的话,刚想开口,顿时头脑一片空。好像说出来也没意义了,说什么也无所谓了。就像一个面瘫一样,再美的风景也看不懂了,再好笑的笑话也不会笑了,没有什么能让我开心的事,也没有可以怦然心动的人了。

  所以,我要在循环着《亲密爱人》这首歌带给我的感动这种意境下,回首自己这一路走来,经历过的各种辛酸往事,回忆起脑海中各个曾互相抛弃的还让我难忘至今的面孔,重新写这篇关于我的《2017每一次走散》。

  如果我和故乡走散了,异地会收留我的。

  对于现如今已23岁的我,同样90后的你,我问一句,你见过泥土堆砌而成的房子么?或者,你住过泥土堆砌而成的房子么?缘因前几日我在快手软件看到一段视频,视频中是一对年过七旬的老人在一个泥土堆砌而成的破屋前生火,而下面评论大多是很多90后甚至是80后也没见过这样的房子,更别提见过了。我当时看了评论有点自嘲,那似曾相识破烂不堪的泥土屋,曾是我童年时的居所。

  那是我奶奶挪走以后留给我爸爸的,我没见过我爷爷。村子上男女老少加起来一百人不到,村子虽小,但心眼都特别多。村上只有我们家是这样的房子,别的全都是红砖房或者楼房,所以我们被人瞧不起,甚至我的奶奶也瞧不起我们。看到这里你肯定要反驳,她毕竟是我的奶奶呀!我父母用尽半生所理解的奶奶,和我相伴十年所认识的她,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而10岁前,我对我的母亲是完全没印象的,听说她在我三岁的时候就离开我们,去广东打工了。原谅我三岁前,记不到事情。但我对我父亲那时候的印象特别深刻,我记得最多的画面就是他经常打我,拿湿毛巾使劲地抽我,责罚我。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挨过不少揍,去过不少次医院。如果不是后来母亲对我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我真的到现在都不理解,他为何那时候就那么讨厌我。

  母亲说,父亲14岁就被爷爷打出去,而母亲是因为家里7个兄弟姐妹,她是老大,要干很多活,受不了了跑出去的。23岁那年,在山东遇到了29岁的父亲,因为没有感情经验,被感动了,带回家里。也就是上面我说到的这个破房子,里面凌乱不堪,没有油盐酱醋,村里人嘲笑不说,还要承受奶奶的冷言冷语。虽说当时她就想离开的,但父亲跪倒在地,求她别走,出于怜悯,才私自结了婚。可能离家出走就惹恼了外婆那边,私自在外面结了婚,嫁给了那么一个穷鬼,更是不愿意认这个女儿。

  父亲打我,是因为我那时候小,追着邻居家同龄孩子的自行车跑,干了很多让人瞧不起的类似的举动,所以才遭此毒打。去医院完全是因为家里没有营养品,父亲又不管不问,所以才会把钱都送进了医院。

  印象中,父亲是在我7岁的时候也去了外地的,那时候我并没有哭,他把我交给了奶奶。和奶奶过的那三年,时而有些感动,我还是记得奶奶当着村里人的面,唆使我干一些事情,明知道我比同龄人懂事晚,却拿来取乐,也给我起了和“傻”离不开的一个个绰号。如果在我父母的嘴里,我的奶奶就很坏很坏,然而他们说的那些,我曾经发表在文章中,却遭到了表姐的质疑,告诉了奶奶,叔叔和婶子也听了,一味地澄清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颠倒事实。我并不知道这是父母的猜测,还是叔叔奶奶的掩饰,时至如今,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我更加相信了父母说的,那是我亲身体会。

  所以,我是10岁时,跟随母亲来到了广东汕头,那个第二故乡。那次我看到了我的父亲,看样子慈祥了很多,刚到那里那半个月,也就仅仅是半个月,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到现在,我也依稀思念当时那种感觉。

  如果我和学校走散了,社会会收留我的。

  好景不长,父亲的一个秘密,在不久的半个月后,被我和母亲发现了——他有情人

  那晚,我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我恐惧地蜷缩在床上,却还是被母亲拽了起来,这样的一个事情,确定是让我这样一个10岁的孩子去承担一份了。

  说来惭愧,当时的我根本意识不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只看到母亲大吵大闹,哭声,骂声,父亲跪倒在地,认错,道歉,而我只想这样的事情马上pass,我后悔来到了这边,虽然老家的条件很差,但我也开始怀念那个没有烦恼的地方了,对比起来,嘲笑算什么?

  那件事很快过去了,好像父亲已经痛改前非,就像他说的“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想起来,多么可笑的一句话啊!

  那时候我在学校,外地人被人看不起,当地的学生也是毒舌。所以在那边,我认识了很多外地的同学,他们成为了我的朋友,有些叛逆,但背景都同病相怜,有时候互相感动。但我的学习成绩,一如既往地,在那所学校,我可以说是最优秀的,屡次第一,我被老师非常重视。校长看我校服太脏了,有几次要给我拿回家洗,我很感动。

  而我对作业都是一种对付,我是比同龄人的思想要晚熟很多,但当地的孩子却早熟得过分。我那时候喜欢放学以后在学校做作业,因为颜值高吧,成绩又好,有两个女生也学着放学后陪我一起写作业。那时候才三年级,我并不懂,她们并不是做作业,而是反方向坐在对面看着我,大肆挥霍我的修改液,我心疼却没有阻止,我记得我当时是有种好感的。我知道他们当地人条件好,皮肤白,长得漂亮,却不知道在他们眼中,我是帅得出类拔萃的那种。所以当时我对他们的包围并没有看做示好,而是攻击。

  我之所以不喜欢回到家做作业,是因为母亲表面上看似对我的成绩非常满意,但在她眼里,圆滑才是好男儿。所以,理性的父母会喜欢那样的我,可他们在我那么小的年龄阶段,给我的是以后可能是“书呆子”的评价。母亲还常常对我说,父亲并不在乎我的成绩,如果不是因为父亲怕母亲,父亲早就不让我上学了。我回到家里,做完作业就是要洗锅洗碗洗衣服,并没有洗衣机。所以我喜欢上学,不喜欢放假。只有在学校里,我才是没有烦恼的。

  不久后,母亲的几个弟弟也来看我,他们也都是在那里上班,不常聚,就过节了来一下。然而,母亲对父亲做的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而我的印象中,父亲是很怕母亲的,母亲一不开心了就会跟他吵架,父亲就会出去。用今天我的看法,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错就不该生下我,生下了就不该不负责任。那么一个别人都渴望的孩子,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别人家的孩子。

  母亲后面就经常生病,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还是对“病”有了依赖性,是跑过很多医院都诊不出来的疑难杂症。而父亲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骗零花钱,也开始一身全是“病”,浑身揣着药瓶子。两个人一回来,就是很难受的躺下来,气喘吁吁,那种场景我记得很深刻,是压抑!所以除了做饭,我挑起了所有的杂务,因为我害怕,我很害怕,我只有让自己忙着,才不会被甩脸色。我十岁就提着五六十斤的一桶水,从百米之外的地方,踉踉跄跄地走了一路,洒了一路。洒到当地人家门口,要被骂,因为巷子里油条恶狗,我有时候都是绕很长一段路。

  就是这样,三个人一直不开心地生活了将近5年,我从三年级,到了后面的初一。这中间吵吵闹闹,打打骂骂,不安的生活也过去了。到头来,却不知母亲悄悄地选择了离开。

  那一天,母亲从外婆家回到了广东,突然对我很特别,有些反常。他给了我500块钱,还带我去手机店买了一部手机,然后很高兴的跟我和父亲说,她很多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现在成了酒店大老板,让她过去上班,给她开3000块钱一个月。我当真了,父亲也“当真”了。当时我担心的是,她去那边上班不经常回来,父亲会怎样待我?可没想到,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了。

  母亲走后第二天,父亲说,母亲不会再回来了,她离家出走了。我不相信,是因为我不愿意面对。我知道她走的原因,但又貌似不知道。是父亲让她失望,终究是我让她失望。从她走的时候,那一年,我的成绩直线下降,因为我知道,父亲不会管我的。

  你肯定想不到,那时候14岁的我,骑着一个老是掉链子的破自行车,十里远的太阳地里赶回来,回到家看到的是一个邋里邋遢的男人,在床头抽着烟,桌子上是剩下的饭菜,他说,还有些剩菜,今天太累了,不想做了,将就着吃吧。然后第二天,就剩菜也看不到了。在初一的一个很好的同学对我说,他爸妈让我放学了去他家吃饭,可是我从来没去过,我拉不下脸面。

  我开始不好好上课,初二的时候,我就开始旷课,班主任看似不管我,却想偷偷地联系我父母,但他哪里联系得上。他看我的眼神,非常厌恶,我现在还能记得。我陪着我那个班上唯一的外地同学,一起旷课,一起去公园里聊一些不开心的事情。那一年,可能是我活得最粗心的一年,我到现在都记不起,那一年我是如何度过的。

  初三开学的那几日,虽说那时候不用交学费,但书本费几十块钱的事情,父亲不给我,他说那是我骗他钱,去外面鬼混。书本钱拖了几天,他还是给我了,学校又来个捐款,最少10块钱。而连一分钱零花钱都没的我,根本拿不出十块钱。我又去找我的父亲要,他不愿意给。后来全班的募捐都点好名以后,我没捐,同学都给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再没几日,我需要买本子。其实我每一次问父亲要钱,我都特别害怕。那天我拿着我用过的本子,给父亲看,上面写满了字。父亲那句话真的是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现在想想都是心寒!他说本子的反面也可以写,把字写小一点。呵呵,我上交的作业本,被老师扔回来,写了说我没有写,说找不到。因为我都是在中间的空缺处写的,而老师肯定怎么都想不到,我没钱买本子。

  终于,我被父亲逼得,辍学!我很干脆,直接就没去了。那天,我跟父亲说,我去上班了,他并没有惊讶,而是预料到了,脸色瞬间变好,就说他没有能力供我读书了,就应该下来工作了。而我知道父亲为何这么对我,是因为他在外面有一个女人

  如果我和初恋走散了,成熟会收留我的。

  话要说回初二那一年,是我最叛逆的一年。那时候,我不知道QQ上面怎么认识了一个女孩。她长得很漂亮,我很喜欢。后来知道她是隔壁镇的一个和我一样年级的当地的女生,我跟她开过一次视频,要比照片上还漂亮。然而,当地人是瞧不起外地人的,我知道我当时的感觉,我很爱她,但却不能爱她,因为我跟她是不可能的。我不敢让她知道我是外地的,她的家庭条件那么好,我很自卑。我很想她,却又不能见她。和她通话,是她哀求很久以后,我才找了一个当地玩得很好的同学,替我用当地语言说了几句。她叫人来我学校找过我,我都躲开了。因为我不敢去面对那份感情。她是一个坏孩子,一个让我至今也忘不掉的女孩。

  有一天晚上,她三点钟给我发来一张彩信,一张图片上全是千纸鹤,她一个人叠的,她说要叠99只给我看,但叠了一半不到,说熬不住夜了。她很想见我,而当时中国移动的月租是5元,我花5元开的一个月30M流量,也在短短几天就没了。50元话费,也是用短信一天就没了。可能对于她,这些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而对于我看来,如果我停机了,就没法再联系了。

  她跟我说了很多让我很感动的话,她可以一小时给我打七八十个电话全都是未接,她给我发很多很多条短信,我却不回。就这样,我不得不去冷落她,让她离我而去,对我失望,不再联系。

  我深深地知道,感情是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的。当时我们草率地说爱就爱了,又草率地说分就分了。原谅我家庭条件和当时的处境,倘若我是一般家庭的孩子,你家条件再好,我也会像你当时说的那样,陪你考入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

  我的第一份恋情,到现在也没见到面。没错,是网恋,却比任何都真实!像我那之前,从来没有体会到一丝爱的可怜的孩子,能得到那样一份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如果我和理想走散了,现实会收留我的。

  辍学之后,父亲更觉得不管我是理所当然了。接下来,他做了很多更过分的事情。先逼我辍学,再逼我离开。

  那时候,我对外面的世界并不懂,我很想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但我身无分文,在外地又没有熟人,所以当时就想着去身边找个工厂,去干几个月,存点钱,然后在2010年开始做打算。

  就在那天我出去找工作,一个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孩子,是有多腼腆。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工厂,都不好意思进去。在傍晚,我遇到了一个小学同学,他也是刚刚出来工作了。我就跟他进了一个工厂上班,那时候我们计划着干一个月就辞职,把押的工资也要过来,去买一部诺基亚手机,然后再重新找个工作存点钱。那时候却不懂得跟老板借钱,为了买个手机也只有用辞职来要回押的工资,不然钱不够买手机的。

  一个月后,我们辞职了,也拿到了所有的劳动成果,去手机店一人买了一台自己惦记了一个月的诺基亚6120c。而辞职那几日,在家里,父亲看我很不舒服,其实上班的时候,他也是让我匆匆吃完饭,就把我赶出去,他要锁门。家里就那一个钥匙,他不愿意放在我的手里,他要看着我出去了,才能安心地锁门。而每次晚上回去,他下班比较早,我是10点半下班,十一点到家,他是八点半就到家了。房间窗户就对着院子外面,我每晚下班后回来,大门都是锁着的。我知道他没有睡,在外面喊他,他不搭理。等我喊得他烦了,才终于起来把门打开,然后要骂我一顿,才能进去。那时候我已经在外面站了一个小时。每晚都是如此。

  我那个同学跟他的父亲说了这事,他父亲问我要我家的地址,说是要打他。但我听了心里很难受,也没有说话。

  就那样,那三个月就过去了,我们终于熬到了过年。我回到了老家,办了身份证。那时候我很想让我那个朋友跟我一起去北京,可是就算他愿意,他父母也不愿意啊!那时候那么小,怎么会对孩子放心呢!我那时候却一肚子志气,我不想在工厂的日子,我想要的生活,是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于是,我对他恨铁不成钢的心,自己一个人偷偷地从老家去了北京。

  那是我第一次坐长途车,我临走前身上只有1000块钱,车费就花了200多。长途大巴在中间停了几次,那时候司机让乘客去站点休息。那时候正是冬天,天气非常冷,而我穿的有些薄,又一天没吃东西,所以看到他们下去了,自己也下去了。站点的泡面8元一碗,我表示我吃不起,就看着别人吃。等到又上车以后,那时候有些内向,心里还是很害怕。那辆车上全是岁数大的人,听他们打电话都是去之前工作的地方,而我是第一次出门,其实在半途中,我就有些后悔,我想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但他们都不愿意出来,一直待在工厂里,我别无选择。谁没有第一次呢,我总得要出来面对。虽然接下来,我很可能找不到工作,吃不上饭,住不起店,甚至回来的车费也没了,但是既然踏出了这一步,就得有始有终吧!

  在北京六里桥下的车,一下车就有很多黑司机围着我们,打车么打车么这样吵吵嚷嚷的声音让我心存厌恶,我记得我当时还骂了人,但他们看我小就说不跟我一般见识。我说了我要去的地方,最后有一个人看我真的很可怜,就30块钱把我带过去了。下了车以后,我就发现我手机停机了,因为是外地的卡,我就想在那边办个卡,再联系我提前联系的那个老师。

  我真的是乡巴佬进城吧那次,提着行李,茫然地去找在广东那样的号码卡代售点,在那样一个高楼大厦的地方,转了很久也找不到。最后不得已去问,有人告诉我在超市里,然后我就去了超市,那超市有很多层,入口就是珠宝摊,衣服门店,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办卡的那个店。

  我打给了我提前联系好的那个人,费了很大劲才找到那一层。敲开门,一进去,我就被带到了一位老师面前,他是那里的诈骗头子,给我做了些简单的测试,然后就通过了。让我交了500块钱,最后给了我一个地址,是坐地铁还要倒车的很偏很远的一个地址。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地铁,等我出了那个公司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可能被骗了。他说的那个地址太麻烦,我也不想去了,我的理想当时我也是想着放弃吧,就那么草率的。我报了警,可是警察说,我无凭无据,要拿出证据。所以,我没办法要回来我的500块钱,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从我上午十点多出发,下午接近6点才到。到了以后,他让我联系另一位老师。而那位老师却一直说他在忙,走不开,就让我在路边一直等,让我等到了八点多,我也没见到人。我知道我被骗了,那个位置也特别偏,我就找了个便宜的旅店住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看着身上仅剩下的200多块钱,连回广东的车费都不够。我给我父亲打了电话,我想要点钱,而我父亲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却开不了口。我说,我在北京了,我找了工作,工资一个月2700。而我的父亲电话里听了非常高兴,就让我在外面好好地发展,以后有出息了,让老家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看看。

  那晚,我在旅店哭了。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无助,感觉自己如此懦弱。随后,第二天我去讨那笔钱,那人死活不给,还恐吓我要叫警察,我心灰意冷,身上的钱只够买回老家的车票了。于是,就买了一张车票,去了外婆那里,我没脸去我奶奶那边。外婆让我留了几日,因为他们村上也有人去汕头那边,后来安排我跟他们在一个火车上,去了汕头。

  那天,我出现在我父亲面前,他那种表情,前所未有的那种可怕。我当晚就逃了出去。

  如果我和家庭走散了,朋友会收留我的。

  我父亲如此对我,我也找过我的几个舅舅,他们对我说,你母亲现在走了,我们也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而我自认为就是父亲眼中的一根刺,我特别恨他,我很多次委屈地躲起来偷偷的哭,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忍受不了他晚上不给我开门,不允许我一个人在家,感觉我就像一个贼一样,不把我留在家里。我知道,他想让我走,然后让那个女人住在家里。所以,我就成全了他们。刚开始的几个晚上,夜深了,我没地方去,就一直在巷子里走,没目标的走,我很累很困,我就想找个没人经过的地方,去睡个好觉。

  我的朋友知道了,拿出了凉席,让我睡在他们家门口。我铺在地上,肆无忌惮地躺了几个晚上,却终究被邻居议论,他父母脸上也挂不住颜面。于是后来,我就把凉席铺到了一个工地上,那里全是沙子,因为我那个朋友也没有工作,受不了家里人说,就跑出去跟我睡在那里,我们在2009年末的一个同事,他也没工作,后来也跟我们凑在了一起。就这样,三个人睡在了工地上。沙子会透过凉席,浸入身体,那时候我们皮肤很黑,很狼狈。可是人习惯了,就有种回不到正常的那种状况了,找工作就更难找了。我们应该是在那里睡了三个月,最后到几天喝不上水,吃不上饭,我们被逼得去了一个工厂。应该是工资待遇低吧,所以找不到人,才会要我们三个。而我们三个干活都很勤奋,视这份工作如命一般去干,老板很看好我们。

  其实我们第一天去干了一个下午,好久没有工作了,又很久没吃上饭,头晕眼花的。那个傍晚,我们借来了一块钱,我那个朋友去家里吃了,而我和另一个一人去买了个馒头。吃完以后,我有点不想去了。那个朋友比我大几岁,他说别傻了,再坚持一下,过几天就可以借钱吃顿饱饭了。

  看到这里的你肯定想不到吧,这样的日子,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在汕头,像我们三个男人确实不好找工作,到处都不要我们。稍微有些技术的就不要我们,没技术含量的不要男孩子,有些要男孩子的,也不能一下子要三个男孩子。正是因为他们的那种思想,我们的那份执着,才会狼狈至此。而且那时候刚毕业不久,玩惯了,比较懒,又没有多大的目标,很迷茫,所以对工厂挣钱的意愿根本就是没奢望,加上当时父亲那样对我,家里那种状况,我真的是一心求死。可以说,饿疯了,或许本来就疯了。

  对于我睡工地的那几个月,后来我父亲死后,我听他身边那个女人告诉我,其实我父亲有几次是经过的,他就在旁边看了一下我,然后就说不要叫醒我,就装作不知道,然后离开了。

  所以这段记忆,是我在回首往事里最难以忘怀的!我又回到原点,进厂工作是为了做好准备,接下来又开始一场新的可怕的旅途。

  如果我和自己走散了,人群会收留我的。

  对于外面的世界,有了第一次的尝试,我就更大胆了一些。我的那个朋友还是不愿意跟我出去,他说用不了多久,我还会回来的。而我却暗下决心,就算是饿死,也再不回来这个伤感的地方!

  2011年,我离开了汕头,去了杭州。之所以选择杭州,是因为我那时候迷恋许嵩的那首《断桥残雪》,想去看一下,顺便在那边讨个工作。下了火车以后,我没想到我换来的是流浪。

  和上一次一样,在途中就会退缩,心里还是很害怕。等我到了站点以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天下着雨,别人招招手,叫了个出租车就开走了。而我也想招招手,可是我该去哪呢?

  我茫然地朝着一个方向走下去,我看着昂贵的旅馆价格,就继续前走,走到我实在走不动了,就找了一个旅馆住下了。我衣服全都湿透了,而我的提包里,只有一身衣服。我在旅馆换下来,把淋湿的那身洗了,用洗衣机烘一下挂在房间的大风扇下,到第二天中午,还是湿漉漉的,我不得不退房,装进包里离开。

  杭州市中心很小,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歪打正着到了河坊街,又顺着河坊街到了西湖,我那时忘记了自己沮丧的处境,兴高采烈地问到了梦寐以求的断桥残雪。可我骗不了我的内心,我并不是一个会欣赏景色的人,我并不会多激动,甚至到如今,我都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但在那个断桥上,我遇到了一个人,他拉着箱子在找工作。当时他身上已经没钱了,我还有五百多块,我选择了和他作伴,把钱拿出来跟他一起生活。当晚他陪我在西湖转,转到了很晚很晚,腿都麻到膝盖了,我们不得不去了火车站旁边的网吧,因为那家的价格我们还能接受。我们开了机子,我聊了会天,就睡了。而他是根本没等开机,就睡着了。我们当晚睡得很死,第二天,他才知道夜里遭到小偷行窃了。我们庆幸相安无事。

  在杭州,基本上都是餐饮行业。那时候在只进过工厂的我和他,哪里会好意思进餐厅上班。我们认为餐厅是高大上的那种行业,有时候,我们想进去面试,看到门口的服务生穿得那么体面,我们就没好意思进去。于是,我们就一天拖着一天,拖到了身上都没钱的时候,我们又遇到了一个新疆的人,他把钱拿出来给我们一起花。有一晚,我们在火车站铺了报纸睡着了,半夜我被一个同性恋骚扰了,他伸出手在我身上乱摸,还嘘寒问暖。我吓得拉着那个朋友去了公厕,新疆的那个朋友还在那里睡着。我们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报纸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其他的流浪汉捡走了。看着他熟睡中,我们不忍心吵醒,就说在一楼的大厅椅子那里坐到天亮,留他一个人在下面睡。而在大厅坐了几个小时,我们睡不着,又认识了几个人,他们也是刚来到杭州,就那样我们都交成了朋友,后来一起找工作,一起上了班。这后面的过程我就不细说了,比较长。

  那一年,我也没有挣到钱,但是真正知道了外面的世界。也不在只会待在工厂里,起码做了别的行业。但餐饮行业让我意识到并不能够我的野心,可我的胆小懦弱吞噬了我的野心。于是2012年我是去了上海,那个让我至今也不会再去的城市。工作要求极高,证件复杂,工资待遇特别低,消费又特别高的城市。我离开杭州以后去了上海,是有去面试几家房产行业,可那时候的我根本没人要,年纪太小,没什么见识,太单纯,还特别内向。就算是要了我,也是不包吃住,我生活不能自理。我记得我在上海,流浪的日子是最长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又一个夜晚,在网吧门口等着通宵的点到了,进去睡个觉。早上醒来,浑身是汗,胃疼,牙齿特别难受。走出网吧,袜子黏着脚很不舒服,走一步就用脚挣开紧贴着脚底的湿袜子。

  如果我和忧伤走散了,坚强会收留我的。

  也是有一天夜里,我在网吧登了QQ,看到我表姐在找我。她说我爸死了,我给了她电话,她不像是骗我。我就去找了上海我的姨,我告诉她以后,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她说,你爸活着和死已经没区别了。可能是她越来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就打电话给了我的舅舅,我舅舅告诉我,如果我不把我父亲的遗体带回家葬起来,会被村里人笑话一辈子。而我对于我爸的死,在当时我是这样想的,就算他活着的时候不管我,可我至少还有个父亲。而如今他死了,我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孤儿。我现在很恨他,但我也怕我将来后悔。

  而电话那边,我的奶奶死活也不让我回广东,老家那边就说,我爸死在了房东家里,房东会讹我,到时候他们不会管的。而我一无所有,能讹我什么呢?

  我姨给了我500元路费,我当晚就去了火车站附近的网吧,买了车票,等到上车时间就急急出发了。

  我的父亲是死于心脏病发作,看来他每次说他就要死了,不是骗我,是真的身体难受。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狠心对我。

  去派出所认领尸体的时候,我没有户口本,让老家那里寄给我,他们死活不答应,耽搁了几天,终于说服了那边。把他的遗体火葬以后,奶奶又阻挠我,不让我把他的遗体带回家,说是死在外面,带回家不吉利。可这是你十多年都没见的亲儿子啊,你怎么那么狠心呢?我就那样把他的骨灰盒带了回去,到了村里,我叔把我装骨灰盒的包都扔了,说是怕有晦气,然后他们一家人又在我面前演了一出好戏。

  人心已看透,如果说恨,我最恨的就是我的母亲。直到今天我也想知道,她知道父亲死了么?她知道我不上学了么?她知道我在外面过得有多苦么?我甚至不知道,这一生,我能否再和我的母亲重逢。倘若真的有那一天,我也不会认她的。

  把父亲的后事办完以后,我受到的打击也很大。原本害怕一个人的我,也莫名的喜欢上了孤独了。

  我又一次去了北京,也稳定了工作,不再像之前那样东跑西跑,也不会胡思乱想,也不再对人敞开心扉。就做着该做的事情,我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别人能做的,我不能去做。别人可以去追求的,我也不能去追求。例如爱情,我都不敢奢望了。

  转眼间已经是2017的三月份了!这篇文章我改了又改,最后一次是前两年。忧伤的时候我自己撑着,难免跟文字打交道。把我想在人前牵强的笑容下掩盖的忧伤,都发表在这平台上,说与有心人听。

  真的,每一次走散,总有什么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故乡走散了,异地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学校走散了,社会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初恋走散了,成熟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理想走散了,现实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家庭走散了,朋友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自己走散了,人群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忧伤走散了,坚强会收留我们。

  如果我们和爱人走散了,孩子会收留我们;如果我们和生命走散了,大地会收留我们……

  每一次走散,总有每一次的归宿。

  一声如斯。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