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散文 > 生活散文 >

是花还非花——文明的骂战

更新时间: 2017-03-10 阅读:

  这几日刷屏的,无非是抵制韩货和韩国企业乐天——灼灼鲜红的旗帜与横幅,写着些水平极低的词句。

  事儿做得正确与否先不加评论,那些低档次的骂词已看得人惭愧脸红。这还是出过老子孔子孙子等哲人的礼仪之邦吗?咱国人的文化水准啥时跌到这份儿上?

  国人一向以会说话著称。以前的人,讲究骂人不带脏字,干干净净不轻不重的几句话说出来,就损得人骨头不疼肉儿疼。如,“失敬失敬,原来您是八国联军走后第二年出生的。”

  连外国来留学的胡同串子都被熏陶普及出来了,讲一口流利的拽词儿,能得很。咱自己啥时候堕落到如此俗气的地步?有必要念叨几句,普及一下骂的技巧。

  先说好,本人不会骂人,就起个文字搬运的作用。看得不爽,您也别生气,自己个儿捡有趣的词儿悄悄贴文后面,帮个人场。俺脸皮薄,写文不赚钱还无辜被人骂,会哭的,夜里会做恶梦的。

  先从庙堂之上说起。

  蹇叔哭师,拦着大军不让走,说战则必败。穆公嫌他说话不中听,使人骂他,“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这话骂得够狠,“你早该死啦,还在这儿得啵个啥!”

  孔子曾隐晦的骂鲁哀公。鲁国君问,“你哪个弟子最好学呀?”他回答,“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表面意思说,颜回短命死了,再没有人能继承我的思想学问。内里的意思是,我那么好的徒弟死了,你这个成天迁怒于人,有错不改的荒淫之君还活着!

  曹操会骂,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还有张飞,见到吕布,往往来上一句,“三姓家奴!”气得吕布见他就玩命揍。当然,他们遇到横茬儿,会被人家转骂回去。

  陈琳写檄文,骂曹操,太监的孙子,爹是别人的养子。张飞在战场遇到马超,“你认得俺大名鼎鼎的燕人张飞吗?”锦马超慢慢回上一句,“我们家世代公候,哪里认得什么乡村野人!”气得张飞脱衣卸甲,憋着一口气跟马超大战好几天。

  自然陈琳的文字不够高明,有点揭短,像泼妇骂街,没起到应有的作用。曹操当时正害头风病,听别人念过,嘿,病好了;曹丕客客气气地都说“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曹植黑他,说这人想要模仿司马相如,却整的不伦不类,画虎不成反类犬。

  论檄文,还是人家骆宾王痛快淋漓,骂武则天,“……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最会骂的,自然是诸葛亮。在江东舌战群儒,面对陆绩污辱刘备是织席卖草鞋的话,笑着来了句,“足下莫非当年在袁公路席上窃橘之陆郎?”那意思,你不就是那个偷拿人家水果的小孩子么?“公乃小儿之见,不足与高士共语!”

  之后面见周瑜,气宇轩昂地背诵曹植的名作《铜雀台赋》,”……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明知那时“桥”与“乔”通用,还装模作样,劝人家,“根本不用费那力气调兵打仗,曹操是为那两美女来的。咱找到乔家,多给钱买下,把大乔小乔两闺女送过去,曹操自会退兵。”

  把周瑜给气得,说出了心底的大实话。接着他又一步步算计周都督,直到刘备东吴招亲,顺利拐走孙尚香,命兵士们喊,“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后面当场骂死王朗更是孔明的得意之作。

  再说民间小调,那个骂起来更是有声有色。“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素里寻豌豆,鹭鸶腿下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还有带点儿情色的。如,娘骂女:小贱人生得自轻自贱。娘叫你怎的不在跟前?原何吓唬得筛糠战?因甚的红了脸?因甚的掉了簪?为甚的缘由?又甚的缘由?儿,揉乱青丝篡。

  女回娘:苦娘亲非是我自轻自贱。娘叫我一时不在眼前,因此上走将来心惊战。搽胭脂红了脸,耍秋千吊了簪,墙角上攀花,角上攀花,娘,挂乱了青丝篡。

  娘复骂:小贱人休得胡争辩。为娘的幼年间比你更会转弯。你被情人扯住心惊战。为害羞红了脸,做表记去了簪,云雨偷情,云雨偷情,儿,弄乱青丝篡。

  女自招:小女儿非敢胡争辩。告娘亲恕孩儿实不相瞒。俏哥哥扯住唬得心惊战,吃交杯红了脸,俏冤家抢去簪,一阵昏迷,一阵昏迷,娘,我也顾不得青丝篡。

  《高祖还乡》更是揭开了皇帝的真面目“……匹头里几面旗舒。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一面旗鸡学舞,一面旗狗生双翅,一面旗蛇缠葫芦……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只道刘三谁肯把你揪捽住?白甚么改了姓更了名,唤作汉高祖!”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纹送花得了王夫人赏的衣服回来炫耀,别人跟她说话那一段。原文,秋纹笑道:“胡说!我白听了喜欢喜欢,那怕给这屋里的狗剩下的,我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管别的事。”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空儿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

  《金瓶梅》潘金莲是最会骂的,能根据不同背景,不同人物运用各种民间俚语一套一套的变着法子骂人。可一旦靠山西门庆死了,被大老婆赶出家,命王婆子领去发卖,照样被人骂回去。原文,王婆道:“你休稀里打哄,做哑装聋!自古蛇钻窟窿蛇知道,各人干的事儿,各人心里明。金莲你休呆里撒奸,说长道短,我手里使不的巧语花言,帮闲钻懒。自古没个不散的筵席,出头椽儿先朽烂,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苍蝇不钻没缝儿蛋,你休把养汉当饭,我如今要打发你上阳关。”

  传说里的玉堂春小苏三苦尽甘来,跟着状元公王金龙安分度日。有一天看到鸡冠花开的好,赞了两句。那时王金龙不知那根筋不透气,来了句,“鸡冠花虽好根儿臭!”把苏三骂得抬不起头来。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骂的再好,再巧妙,争如不骂的好?现在打回仗那可不容易,宝贵的军人性命不说,得多少钱往里面扔?没有哪个国家会傻到这份上。国与国之间,说白了,都有经济利益搅和着,也就是打打嘴炮,过个嘴瘾。何不文明点儿?消消火,有理说理,有事说事儿,事情总会解决的。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