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美文 > 空间美文 >

巾帼红颜,熠采神飞

更新时间: 2017-03-10 阅读:

  “啪。”延寿笔掉落,神情有些恍惚,眼前这个女子,是人吗?

  “你叫什么名字?”“王嫱。”昭君不卑不亢,轻启朱唇,流声悦耳,赛过呖呖莺啼,胜似潺缓清涧。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佳人,若是将她送至皇上身前,岂不……一丝阴冷的笑掠过嘴角,苍髯的鬓发随之凄紧。“你可给我多少银子?”“银子?”“想让我把你画美些,焉能无银?”“我没有”。昭君蹙眉,早就知道宫中有此陋习,以前的画师只是旁敲侧击,还没有这样的不堪。“哼。那你坐那儿吧,我来给你画。”强抑心中怒火,延寿狠重的在纸上涂抹着。

  哎,今日又把画师得罪了。家里本不富裕,何况以自己的姿才,何必要仰仗化工的拙技。昭君轻摇思首,起身,翩翩清影,似流风之回雪,如轻云之蔽月,凌波微步,扬起一路香尘。

  选嫔已毕,清冷的宫中,昭君无语,四周杂音雀起:“当初如果听我们的,不至于又……”皓腕轻抬,四周又复平静。独倚斜阑,如蝉萦思溢满心怀:这一生要在孤寂中老去了,清寒不惧,可风霜难敌,人情薄如纸,往后还要面对多少笑里藏刀,欺凌折辱?遥望南郡,山高路远,双亲安在?“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当初喜逐颜开送自己入宫时,可曾想到今日?泪,潸然滑落。“我去。”善睐的明眸中闪过一丝坚毅,“我去和亲。”冷傲的清音让许多半张的虔嘴凝固。

  那一刻,伊人略施粉黛,含忧带怨,莲步轻缓,却又坚定,再次回头望望家乡,决绝的转身踏上马车。遥曳的穹庐,荒凉的大漠,是佳人最后的归宿。无法释怀的悲壮,美丽的倔强,见证了她的骄傲。在感伤的《五更哀怨曲》中,在肝肠寸断的落雁群中,昭君谱写了和亲卫国,六十年无战事的宏伟篇章。

  秦淮河畔,灯火明灭,烟笼寒水,四野清寂。绛云楼中,佳人颈项秀延,精移神散,眉间已无脉脉婵娟意,朝霞芙蓉面凝重愁缓。“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空有一身清气,满腹才情,却所托何寄?自子龙死后,心意懒怠,不愿逗笑烟花,所以委身谦益。谦益虽老,然才情横溢,也能怜香惜玉,我与他也算是琴瑟相和。近来清军入关之传尤甚,今日已兵临城下,我不愿与鞑子为伍,约他一同投水殉国,他却百般推诿。

  一代文豪,学坛翘楚,竟如此懦弱?倘若当年子龙不死,夫妻同心,又是一番怎样的惊世骇俗,而今……满心怆然,纸上顿洇,“有恨寒潮,无情残照,正是萧萧南浦,更吹起,霞条孤影。还记得,旧时飞絮……”罢了,再劝他一次,若然还不听,我自去殉国,由他去吧。刚烈柳如是,此时心潮已平。钱谦益最终还是投了清朝,做了“清官。”如是无语,剪发明志,钱谦益力劝,并许诺半年后辞归。当时各地义军突起,为了支援义军,柳如是资财散尽,所剩无几,但她任然想方设法变卖物品,以筹军资……才情如是,襟怀如是,风骨如是,柳如是因此名传后世。

  “千金市得宝剑来,公理不恃恃赤铁。死生一事付鸿毛,人生到此方英杰。”搁下笔,璇卿长长的叹了口气。昏暗的灯光,凄冷的寒霜,更让她愁肠百结:自鸦片战争后,国运一衰再衰,各帝国强盗觊觎我泱泱大国的财富,你方唱罢我登场,纷纷以发动战事为由,胁迫腐败的政府签订了多项丧权辱国的条约,而今山河飘絮,国土遭躏,整个华夏四分五裂,朝廷政令所及不过十一二个省市,人民深处水深火热之中,饿殍遍野,民怨沸腾,可政府却视若无睹,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对外一味忍让卖国,对内残酷镇压民众的反抗。刚刚接到同志密信,徐锡麟先生已被捕入狱,接下来形势更加严峻了,我们一定要提前行动,推翻腐败的清政府,建立一个民主健全的国家,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咣当。”璇卿下意识的抬手挡住耀目的日光。昔日白皙素手已是血肉模糊,身上也体无完肤。蹒跚的走在路上,想起遇难的战友和被刽子手剖心挖肺的徐先生,心头涌起一股悲壮,愤慨溢满胸怀。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给我打……”

  绍兴,轩亭口,一代女侠秋瑾迎风而立,傲然写下生平最后一句诗:秋风秋雨愁煞人。英勇就义。

  自古红颜胜须眉,古有今存。无意贬浅众男儿,只想在属于红颜的节日里,奉上一首献歌:

  自古红颜多奇志,血雨腥风犹清丽。

  浊世黯淡风难定,我今依然笑芳菲。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