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那时我们很年轻

更新时间: 2017-03-12 阅读:

  那时我们很年轻

  刘艳

  实验幼儿园的谭杰老师,是一位有才气有活力的青年男教师。年末要给学校做一个记录片,总结学校一年的工作成绩,回顾老师们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

  一周前的上午,我正在开会,手机振动,有短信进来。是谭老师发来的。

  他说:今年的记录片,能否请您为实幼的老师送一份祝福。知道你忙……几句即可……

  我回复:可以。

  谭老师的雀跃之情透过手机都能感受到。他说:谢谢太好了您太好了。

  大概他认为冒昧提要求,有难度,不会那么容易答应的。或者对方推诿,敷衍工作忙之类的话,也是很正常的。

  俩人约好,第二天上午他来我办公室录像。其实,我应该感谢谭老师,给我一个抒发感情的机会。

  我的工作履历表第一栏里总是填写着江阴实幼这个名称。它是我走出校门的第一个单位。当年大学生是国家包分配的,一般都进机关事业、文化教育等大部门。我们那一年,由于特殊原因,大学生分配的很不好,很多去了基层单位或者边远地区。我来到了实幼。别人介绍我时,经常要带一句:这是第一个到幼儿园工作的大学生。

  到实幼的第一周,学校开会,每人谈谈个人的政治思想情况,相当于现在的民主生活会。我记得我们那一组的话都让我一人说了。讲五四运动的民主自由,讲西方哲学认为人是一个完整的整体。讲美国教育家杜威的教育思想。我把会议当作学校的讲台了,讲的慷慨激昂,脸儿又涨又烫,手心里捏了两把汗。两条腿在桌子底下姿势都僵掉了。不亚于中师实习第一节课时的高度紧张。讲完了,慈祥面容的老教师眼神温和,一言不发,只是微笑。小老师绷紧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惊异,还有一丝仰视。最后园长讲了一句话:到底是大学生,讲的我们都不知道,蛮好咯,今天大家学习了一场,会议结束!

  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真是太幼稚了,不知天高地厚,不谙人间烟火。象牙塔里刚熏陶出来的,还一尘不染呢。但年轻时的锐气傻气现在再也找不回来了,我们只能遥想当年的自己是多么年轻。

  大概三四月之后,镇教育科请我去给全镇的幼儿老师做专业讲座,后来又在市里讲了一场。我的大学同学也来捧场,在教室后面听课,课后开小会,给我分析得失。会场里的小老师,听课时时走神,不时偷窥后方,互咬耳朵,欲言又止。大概这俩男大学生对她们来说,也很稀罕了。很多年后,老师们都记得这两场讲座,她们印象最深的是,我穿一件粉红粗毛衣外套,一条牛仔背带裤。还有后面两个意气风发的男大学生。

  实幼那时都是年轻教师。20岁刚出头的小丫头,个个像花儿一样。追求的小伙子很多。小顾老师,说话轻轻细细的,身体柔弱,一副林黛玉弱柳扶风的样子。每月病倒一次。老园长总是叹口气说:咯个小顾,怎么办呢,身体这样不好法子。小顾有个未确定关系的男朋友,在隔壁的建筑设计院上班。小顾犹犹豫豫,迟迟不肯交出芳心。男生来校找她,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有一天,小顾当班忽然晕倒在教室,一群老师慌得六神无主,情急之中不知是谁,跑去设计院叫来男生。男生平日斯斯文文、慢条斯理的,那天是飞奔到幼儿园,冲上三楼,单腿跪地,连声呼唤,见小顾没有任何反应,一把抱起她就冲向医院。男生似一阵旋风,刮过之后,老师们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小顾病好之后,俩人的关系就确定了。老园长提起男生,一脸笑咪咪:小顾有福气的,这个小伙子好咯。

  阿梅老师因为聪明,脑子灵活,算账笔笔清,就兼职做学校的出纳会计。找男朋友也是挑挑拣拣的。在一场婚礼上,阿梅做了伴娘,Y先生做了伴郎,俩人相识了。阿梅也扭捏迟疑了一阵子,还讨教我要不要谈下去之类的话,我苦口婆心费了不少口舌。Y先生比阿梅大好几岁,机关里的青年头头,社会经验丰富,属于当时先锋前卫青年。请阿梅和老师们去唱刚兴起的卡拉OK,大家没见识过这种新娱乐方式,也没有当众唱歌的胆量,Y先生却唱起一曲深情款款的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这首柔情的歌曲连同Y先生的深情目光,一定瞬间打动了俏丽的阿梅。没多长时间俩人就结婚了。闹新房时新娘一脸娇羞,低首含笑的样子被抓拍下来,挂在她家新房墙上好多年。有趣的是7个月之后他们就迎来了一个胖宝宝。这才明白,阿梅当时的装腔作势,都是做做姿态的,俩人其实已经好上啦。

  实幼的校园不大,两幢楼之间是一个音乐厅,老师们早晨上班,一起集中在音乐厅前做早操,一套广播操下来,身体热了,心情舒爽了,进教室迎接孩子们的到来。年终的时候,幼儿园开始搞新年联欢会,可以带家属参加,大家都挻兴奋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准备的,凑在一起,一人表演一下节目而已。有弹奏钢琴曲的,有跳采茶舞的,有跳新疆舞的。轮到我,自告奋勇上台表演的,不是我,是我的先生。先生上台唱:二只老虎,二只老虎,跑的快,一只没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这首儿童歌曲很简单,给先生演绎的热气腾腾。夸张的表情,配上老虎的左顾右盼,诙谐幽默的唱演结合,赢得满堂喝彩,联欢会的气氛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这段表演也成了一段难忘记忆

  我在实幼的第一年,坐办公室,不进班。有时会临时替老师顶一下班。我最爱给孩子们讲故事,我的普通话好,声音好听,孩子们听的时候小眼睛亮亮的,神情很专注,真觉得他们是一群可爱的天使。但经常我是管不住他们的,下了课,教室里成了麻雀窝,好多条小腿到处奔跑,好多声音烩成一个小马达,急的我不住地叫:谁最听话,奖励一朵小红花。一段时间,我带大班的数学课,那时还采用传统的教学法,教孩子们数数,做简单的加减法。我大概没有强迫孩子学会的想法,教的比较随意。主班的张老师,非常着急,觉得孩子们的学习任务没有完成,背着我偷偷重新补教孩子。我感觉自己拖了张老师的后腿。

  在实幼的这些仅有的一线工作经历,美好的体验,或是难堪的体会,都化作职业生涯的养分,在若干年里都像丝一样经常抽出来,织进每一天的工作中。

  我很快离开实幼,开始全新的工作。但从未真正远离实幼,这里始终是教育改革的热土。我的许多教育想法都在这里实现。还记得开展幼儿园角色游戏研究的时候,一有时间我就去蹲班,观察孩子们游戏,和老师们一起开展研究。小班刚入园的孩子,一点点小人芽儿,还带着奶香味儿。老师给男孩准备一条领带,问他:想做一个爸爸吗?点点头,接过领带去做“爸爸”了。给女孩准备一条围裙,问她:想做一个妈妈吗?点点头,接过围裙去做“妈妈”了。到学期末去看“爸爸”“妈妈”们,玩得不亦乐乎,烧饭、打电话、照顾宝宝……煞有介事。小人芽儿一天天长大了,那些厚厚的观察记录,那些反复研讨的教育策略,编写成了一本书,荣获了2012年人民网当年最受教师欢迎的一百本书之一。

  校园里当年种下的香樟树、银杏树、玉兰树,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时间就这样悄悄溜走了。

  谭老师如约来到我办公室,架起摄像机。对我说:这是一个神秘祝福,在年终总结会的最后才公开,给大家一个惊喜。

  好的,给大家一个惊喜。

  面对摄像机,我一开口,报出了一串熟悉的名字:阿梅、秋菊、玉儿……

  作者单位:江苏省江阴市教育局

  联系电话:13384667198

  通信地址:江苏省江阴市环城东路18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