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乡村冬月

更新时间: 2017-03-15 阅读:

  乡村的冬月寒冷而萧索,但亦是温馨美丽的。乡村的冬月自有乡村独有的景致和韵味。若耐住性子,行走在乡村的冬月里,一幅幅佳意美图,自会呈现在我们眼前。

  乡村的冬月是娴静的,收割过的田野上呈现出少有的单调﹑荒凉和萧瑟,没有了春天的生机勃勃,没有了夏天的郁郁葱葱,没有了秋天的硕果累累,像一位刚生育的母亲,疲倦了,在进行短暂的歇息,缄默地思考着来年的奉献。

  乡村的冬月是闲适的,忙碌了一年的庄户人,开始了难得的休憩与放松,为来年的耕作养精蓄锐。只有光秃秃的树木耸立着,风扫过树梢,呜呜作响,把田野、道路吹得干干净净。向来勤快的庄户人,半早上了还在热烘烘的土炕上躺着,直到日头爬上了窗棂,各家各户的屋顶上才升起飘摇不定的袅袅炊烟,在北风的吹拂中,瞬间消失在天际。吃过简单的早饭,庄户人披上臃肿的棉袄,走出家门,阳光淡淡地挂在天上,寻个避风向阳的角落,背靠墙根坐下来,享受一年中最惬意的农家平凡恬淡的清闲日子。

  濯濯的田野,裸裸的村庄,只有深而长的静寂。在无声无息中大雪悄然飘落,将整个村庄搂在自己的怀里,对田野进行最纯洁的洗礼。茫茫的银白晶莹刺眼,让人感受到了尘世间少有的纯净与洁白。村落里三三两两的人走了出来,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呵一口气,搓一搓手,脸上的皱纹溢出不易察觉的欣喜,沿着乡村崎岖的小路,在完整无损的雪里“噗嚓噗嚓”踩过。走到自家的麦地,蹲下身,抓一把雪在手上掂掂,在唇边嗅嗅,又抖落下去,自言道:“好大的雪。”站起身极目远望,远处的村落,树木、麦田、道路覆盖在白雪之下,面对这场大雪,庄户人心里盛满踏实和惬意,他们没有更多的话语,他们的话语,深藏在积雪下的土壤里,伏冬的麦苗在雪里长满发芽的梦。一场大雪,兆示一个丰收的年景。一场大雪下来,银装素裹,冬天就更静寂了。

  雪铺盖大地,成为这个季节不可或缺的主角。孩童们身穿棉衣,头戴棉帽,摘冰锥、堆雪人、打雪仗,在雪地里奔跑嬉闹,在冰河里滑冰,在雪的世界里尽情玩耍,咯咯咯的笑闹声回荡在村落上空。炉膛旁,乡亲们利用这闲散时光串门聊天绕炉而坐,那熊熊燃烧的炉膛中间吊着滋滋冒着热气的水壶,炭火边烤着硕大的红薯。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拉家常,说逸闻趣事,间或望望随风扑门而入的雪花出神,他们想身边的事,当然想得最多的还是雪如何漫飘乡村。玉树琼浆为乡村大地描摹幻想,流火的尖椒点缀在雪影檐下,把庄户人的日子打点得红红火火,雪点亮了庄户人的心,温暖了乡村大地。

  薄明的清晨,栩栩如生的冰窗花,自窗棂中一幅幅展卷而出。将自己的全貌尽情地展现,没有人为的雕凿,没有刻意的修饰,没有五彩的装扮,却是如此的圣洁美丽,在不经意的点染之间,呈现在我们眼前。仿佛一位不知疲倦、不辞辛苦的画家,用寒风和低温当作画笔和刻刀,每日每夜挥洒自如地创作,在庄户人的窗子上留下自己的杰作,为的是让庄户人在寒冷的季节里,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眼就能够欣赏到一幅悠闲情调的水墨画。

  如今乡村的冬月似乎已没有了这种氛围,人们为了生计前途四处奔忙。更没有时间和精力聚集一堂,静静地品味冬月独有的景致和韵味。只有在夜晚来临时,乡村的静谧与温馨悄悄地叩响远离了乡村的游子,久久地陷入沉思。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