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八曲

更新时间: 2017-03-15 阅读:

  因为轮班,同学聚会我未能参加。徐霞打来电话说,你一定要来一次的,八曲净舍。

  当年的同窗,那个明媚的女孩,尽管多年来彼此疏于联络,我依然可以从她留在朋友圈的只字片語里面,读到她的初心。我相信她把这次同学聚会安排到尚在建设中的八曲,一定有她的理由。

  上个月文友组织去八曲,而我又因为临时有事,匆匆离开,于是与八曲之行又失之交臂。

  两次失约,八曲,你离我有多远?在厂区微凉的角落里,我收到文友发自八曲的图文,心里有点小失落。

  网上有一段很诗意的文字解读八曲:树枝的轻轻摇曳,泉水的滴滴跳跃,山风的阵阵吹拂。白云深处,天蓝,云白,树绿,在这里只有风轻云淡的时光。在高山顶上看云海,静静品茶来一场心灵的对话,让心灵去旅行。触手可及的云海之上,星光点缀的无边夜色,这就是住在八曲净舍的日子……

  你该去八曲走走,我这样告诉自己。我想,人对自己的居息环境都怀有梦想的,或与水有关,或与山有关,两者之间我偏爱后者,欢喜那种山中不知岁月的厚味。

  周六去了八曲。

  小雪时节过后的冬日,不冷却终有些薄凉,雨从前一夜开始下起,没有一点消停的迹象,今冬的第一场雪也洒洒洋洋地登场了。这样的天气走八曲有点任性,而我想,走是最贴近它的方式,八曲的深度,应该由脚步来丈量。

  苍穹,远山之间雨雾茫茫,八曲净舍隐在云雾的深处,青砖黛瓦的小院与雾色融为一体。

  山中寂静,只听见雨跌落在伞上和脚步踏在石板上的碎音,我感觉自己是个潜入者,暗怀着惊扰的惶然。

  若天气晴好,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小镇和山村,而今天极目茫茫,我不能看透围绕着我的雨雾和山林以外的地方。

  或许俯瞰本就不是八曲的本义,退居于远离村庄和小镇的密林深处,要的就是自处的幽然。

  台門洞开,落光了叶子的老柿树干上爬满了苔衣,果子散落在院子里。小院的时光悠游在若有若无的音乐里。

  透过门帘我看到厨房里有忙碌的身影,今晚该有如约而至的客友吧!用二十四节气命名的用餐小包间是最温和的告知,生命与自然万物共荣。

  站在卷帘下,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目光停留在那些大大小小的老物件和旧器具上,我不得不揣摩主人的心思。

  一桌一椅的摆置,是不是保留了光阴里原有的姿态;一扇老旧的木窗,尘封了多少年,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惊喜;樟木箱子,曾经深藏过多少的绫罗绸缎,如今只为与一盏茶语;一垛木头,一块石头,一茎风干了的荷,一枝芦花,它们都有存在的痕迹,如今在属于它们的空间里延续生命。

  ……

  小院的每个角落里都藏着细节,我沿着瓦檐下的走廊观望,我只能观望。我知道,与八曲而言,我只是一个路者。走近八曲我怀揣的是更多自己的感念,真正可以诠释它的我想应该是它的主人吧!

  “日暮掩柴扉,炊烟待人归”,是行者意念里的诗画,与它的主人来说,八曲净舍是怎样的存在呢?我不知道,在早已流失了的日子里,是不是曾经有过一段山中岁月,让他心有所寄!

  是谁说过,心是最暖的风景

  如果没有记错,在几年前一个长者的言谈里我听说过八曲主人,一个温婉平和的企业主,因为关注和鼓励过一个有心智障碍的孩子,让长者心存暖意。

  布衣山人,一个带温度的名字,有着一种妥帖在烟火生活里的暖。他应该是八曲的主人,也是八曲的理念。

微信扫一扫关注乐享阅读!

摘抄美文
美文 随笔 经典美文 感悟 阳光明媚 文章阅读 知耻而后勇 哲理 门泊东吴万里船 醉卧沙场君莫笑 小时不识月 心情随笔 空间文 爱上你我很快乐 美文美句 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