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最近更新
导航: 主页 > 随笔 > 随笔日记 >
  • 做自己人生的掌舵人 发表日期:2017-02-13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就如蒲公英,看似自由,其实却是身不由己。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人的一生都是任由他人摆布,自己毫无主权。只是盲目地听之任之而已。 我想说的是;想要做自己人生的掌舵人,首先就要比他人付出多八倍的努力,因为人人都渴望成功,在...

  • 工人,工会、延退 头发己经花白,身体的素质己经衰退。经历了迷茫、挣扎、苦熬、退休的时侯终于 临近了,始终鼓励自己坚持、坚持。过了几年。就能按时退休,领取养老金。轻轻 松松地安度晚年,可是坏消息总比好消息来得快。要延迟退休的政策开始实行了。 一...

  • 一张贺年片 发表日期:2017-02-12

    新年联欢会上,掌声迭起,欢笑不断。一个个精彩的节目,把联欢会推向高潮。 “下一个节目,请听诗朗颂《一张贺年片》。”节目主持人一个热情的微笑、深情的顾盼,吸引着场上所有的师生把目光投向前台。只见一位女同学翩然走到台前,富有情致地开始朗诵: 一...

  • 我经历了轮回八风阵 文:攘琼诺桑卓嘎 学佛的人都知道有善知识带领学佛是很重要的事。佛教的宗派很多,到处都有人说他是如何了得,他是如何有背景、他的传承如何了不起,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佛教的外行充内行,而且有的人名头很大,著名大法师,著名大活佛等...

  • 素弦轻奏,琴瑟生香 发表日期:2017-02-11

    喜欢简约的颜色,如同冬的颜色,素到极致,没有太多妖娆颜色的点缀,率真地展现着属于这个季节的独特的美。有人只看到了你表面的孤冷,有谁能懂你雪藏的深情,情到深处人孤独,爱到深处无怨尤,在冬的静默中感受情的博大和厚重,爱的忠贞和无悔。用最素雅的...

  • 车上,任由微风与发丝缠绵,睬一眼青翠,闭目微醺,跟着车轮的滚动,思绪随意飘远。若有若无的念想,断断续续地在指尖流淌。 往事坐在流年里,与你相视无语。 熟悉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帧一帧的扫视而过,渐行渐远,伸手去抓,却握了一把空,再努力,记...

  • 特朗普现象 发表日期:2017-02-10

    如今,美国在竞选总统,也进入了最后的PK阶段。在希拉里或特朗普的演讲里,也许你能看到这两位总统候选人缺失来。 由于,特朗普的口无遮掩,招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底层人民的好感。这位西部牛仔式的人物所有的演讲和语气里,总结就是强硬和改变。 目前,还...

  • 独依栏红袖寒烟锁雨楼无人怜 发表日期:2017-02-10

    细雨微,风凭栏,繁华印染水秀江南。 桃花扇,油纸伞,胭脂醉红指间流年。 断桥短,浮萍散,誓言刻老三生石畔。 夜阑珊,人不眠,泪眸凝聚痴情无限! 谁曾红袖拂暗香,纤指弄汀兰,如今却只有琴音相伴? 谁曾笔墨书红尘,诗词写爱恋,如今却只剩一纸素笺?...

  • 我也想做个手艺人 发表日期:2017-02-10

    我最近两天迷上了微博上几个手艺人的视频,反复看了好多遍。哎呀佩服得五体投地。 然后我就心血来潮,也想做个手艺人。 其实我去年就想,等我回过以后,我买箱油画材料,每天悠闲悠闲地绘画,多美妙的生活啊! 不过我猜我也画不出个什么。 看了手艺人那双巧...

  • 旧物 发表日期:2017-02-08

    我有许许多多的日记本,一直保存至今。字体由从前的稚嫩圆润到现在的刚正纤瘦,本子上的图案也由的花花绿绿变成了纯白色的纸张,唯一不变的是我天马行空的杂乱涂鸦。有事没事我总喜欢翻看以往的日记,醒目的日期,能清楚的帮我把记忆的藤蔓理清。许多往事又...

  • 风中的期待 发表日期:2017-02-07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抬碗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了五点,该下班了。凝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空,想起了独自居住的老母亲,实在不太放心,赶紧穿上外套,前往母亲家。 门口的保安天天见面,早已熟悉,微笑地向我打招呼:“怎么没有开车呀?” 我也挥手和保安致意:“...

  • 女人与家庭 发表日期:2017-02-07

    女人与家庭 快乐书院/唐王紫苏 人们常说,好女人是家庭的支柱!没有女人的家庭不算是意义完整的家庭,所以,在家里,男人善待自己的女人既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责任。 有家的感觉真好!对于女人,家是温暖的港湾,家是心灵的寓所,家是幸福的天堂。好女人不...

  • 看风筝的人 发表日期:2017-02-06

    看风筝的人 翻开旧照片,看着一个个在青春里睡眼惺忪的人,总是在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不记得很多事情,唯有青春,令人深刻的很。 都说青春让人怀念,我也如此。我怀念的确实一份在青春里、在世俗里不曾遗失的美好。那年的我们紧紧地握着手里不敢送掉的信笺,...

  • 老师的瞌睡 发表日期:2017-02-05

    心沉静下来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你! 如今,我已无法想象你苍老的容颜, 却仍记得——课堂上你的瞌睡! 少不更事的我,曾在你打瞌睡的瞬间取笑过你! 也曾,看到作业本上歪歪扭扭的对勾, 兴奋的告诉同学——看,李老师改作业时又睡着了! 那时,我...

  • 五味 发表日期:2017-02-04

    扬州人素来爱吃,也会吃。中国传统四大菜系,淮扬菜独占一份,由此可见一斑。扬州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有自己的名菜,昭关的烧鹅,邵北的香肠,宜陵的螺丝,高邮的鸭蛋,数不尽的佳肴。扬州著名的散文家汪曾祺先生,姑且不算对先生的不敬,用现在的话来说...